Site Meter

第二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美国梦的主角-骆家辉
丽兴恒生-刘一匡
人物专访:
真情真性-江长清
四海为家的创业者
慷慨捐款孝梓里,一往情深培后代
为祖先祭坛点燃长明灯
侨社精英雷华钦
散文天地 :
梅家大院子弹飞
我心中的西岩路
巾帼与须眉齐飞
若问家乡兴废事 请君亲临喜运来
执子之手
金山路(一)
唐韵悠扬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人生旋律
名画欣赏: 伍名峰老师
摄影天地
缅怀英烈 振兴中华
彭克玉总领在事纪念活动上的讲话
社区新闻:
侨团春宴盛况
纽约州参议员史葛静召开社区大会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成立典礼讲话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成立典礼欢迎词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成立典礼答谢词
服务侨社 领导群伦
2011台山乡亲贺新春剪影
"亚裔杰出50强"颁奖礼
生活常识
社会百态
社会福利
台山市政府工作报告
台山风情:休闲度假尽在川岛

真情真性江长清

晓华

江国骅、江长清夫妇在衣厂办公室
        "我是一个平凡的女人。"这是采访江长清时她的开场白。初次见面就能感到她的真诚与执着,身旁的丈夫江国骅则全身透着一股儒商的高雅气质。

江长清出生于台山端芬镇一个家境富裕的书香门第,其父亲江国英是旅美华侨,著有爱情小说《旧欢如梦》。受父亲的影响,长清自小喜爱读书,加上侨乡浓厚文化氛围的熏陶,中学毕业时,她已出落成一个温文淑慧,品学兼优的漂亮姑娘。

江长清是家中的么女三姑娘,上有一位兄长及两位姐姐。虽自小生活在农村,移民美国前却从未干过一天农活。初到美国时,不熟家务,不懂英文,不会开车,常在纽约这个大都市迷路。正是这个备受父母呵护的掌上明珠、自认平凡的女人,却以她骨子里的真情真性,百折不挠的执著,日后在纽约干出了一番不平凡的事业。

执著爱情路

"七三届的命运注定是一条荆棘路。"1973年江长清在端芬中学高中毕业后,以大队排名第一名推荐上大学,但最终没被录取。当时,在台山侨中高中毕业的江国骅也从台城"下放"回到老家端芬务农。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个有缘人一见钟情,燃起了熊熊爱火。

那时有个新西兰华裔青年看中了江家三姑娘,后来又有美籍华裔青年回来向江长清求婚,但都被江家三姑娘一一婉辞。江家三姑娘认定这个台城知青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用心相识,用心做事。"回首青春往事,长清深情地望着国骅。那时镇里很多女孩都通过婚姻嫁出国,从而改变全家的命运。三姑娘觉得自己因婚姻放弃出国,面对父母心里有说不出的惭愧。"乖女,父母相信你,你的选择就是父母的选择,你喜爱的就是父母喜爱的。"听了父母这句话,长清忍不住泪如泉涌,她深深感受到父母对自己无私的爱。相爱是一种缘份,感恩的却是父母的理解与支持。长清告诉自己:一定要发奋做人,不负父母对自己的深爱。

自此,两颗感恩的心相印在一起,同舟共济,相敬如宾,在艰难的人生路上相互扶持,不离不弃。"娶了有钱女,好看不中用,不会做工,英文又不懂。"人们讥讽地说。"先生聪明好学,为生活,为衣厂,无法读大学,这是我心里一辈子的内疚。"长清自责地说。"家是大家的,扛起家是男人的责任。爱一个人就得接受她的一切,不管优点还是缺点,我今世无悔。"国骅坚定地说。

后来,他们有机会也移民美国了,夫妻俩尝透了异国创业之苦。"嫁给我,吃了这么多苦,是否后悔?"国骅深情地问。"家中之事,事无大小全是你做,钱财从不分彼此。几十年相敬如宾,来世仍是嫁你。"长清率直地答。

"40年风雨同路,无怨无悔。对爱情、对婚姻,我们同样执著。"夫妻俩说。

人争一口气

江国骅、江长清夫妇与女儿在台山端芬中心学校合影

1986年,长清与国骅带着两岁的女儿移民纽约。为了生活必须工作,见工前,同学和朋友都教长清:到时要说"来美已经七年" , 不然没有人请你。记熟了见工秘诀后,一班朋友带她去面试。见面后老板第一句就问:"来美国多长时间了?"长清脱口而出:"三个月。"这时长清的左脚和右脚同时被朋友狠狠地踩了一脚。老板见到了,问:"你们为什么踩她?"朋友摇头无语。一辈子不会说谎,脱口而出的都是真话。老板见长清如此诚实,专门买了一台新衣车让她学习。不懂英文,不懂车衣,不熟环境,唯有咬实牙关,勤学苦练。"笨鸟只能先飞了。" 长清谦虚地说。

上世纪八十年代移民美国,虽然艰苦但充满机会。在衣厂学习了半年后,1987年夫妻俩决定自己创业,学做生意。向姑姐借了一笔钱,与朋友合作在拉菲逸街开设了好运衣厂。那时正是衣厂十年好景的开始,每天都有大批成衣要出货,九十位工人每天早上七时开工,一直工作到晚上十时。碰上赶货长清就与工人一起通宵工作,累了往椅子上一倒就睡着了,睡三两个小时又起来赶工。

姑姐见长清这样辛苦工作,心痛地说:"慢慢来,不要急,钱慢慢还。"国骅对长清说:"姑姐的钱也是辛苦赚来的,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尽快还清。"创业伊始,长清就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争气,不要辜负父母的期望。"争气"也一直成为江长清人生奋斗的动力。 可惜好景不长,由于经验不足,英文欠佳,加上跟合作伙伴理念不同,两年后合作失败,夫妻俩黯然退出好运衣厂。

做生意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异国他乡的创业路更是艰难。算了,还是放弃吧,回兄长开的"江家园"餐馆打工好了,想到这里江长清便拨通了"江家园"的电话。那边的接电小姐一听是三姑娘,便说:"三姑娘,怎么样?是不是要回'江家园'呀 ?"这时,长清拿电话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张着嘴讲不出一个字。对呀,她离开"江家园"时,餐馆上上下下的人都在打赌:"三姑娘要到外面去闯世界?看着吧,不足一年一定会跑回来。"难道真的让他们不幸言中?江家的小女儿难道真的如此不中用?难道就这样令深爱着自己的父母失望?不!我必须争回这口气!!

往事不堪回首

商场的失利带来的往往是生活的失意。为节省开支,他们先把汽车卖了,再把皇后区的租房退掉,搬到曼哈顿唐人街,租了一个小土库住了下来。不买任何家具,在水泥地板上铺一块木板,垫上厚棉被就成了全家的睡床。土库旁边是个停车场,下雨时水渗进来,一滴滴往下掉,很潮湿,睡到半夜国骅的手都麻了。由于租金便宜,房东的冰箱也是老冰箱,有一晚冰箱坏了,水一直往外流,半夜醒来,发觉枕头湿透了,三个人的头发也湿了。大家一句话也不说,拿起风筒吹干头发,调过头,移开冰箱重新再睡。

"你嫁给我,生活这么苦,怎么办?"国骅无奈地问。

"不用说,家是大家的。"长清坚定地答。

为再创业,国骅进学校读书,学习英文,长清重新打工养家。

往事不堪回首,这一段痛苦经历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他们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今日往事重提,夫妻俩仍闭目摇头,唏嘘不已。

艰难"美国梦"

江国骅、江长清夫妇合影

长清夫妇经过第一次艰苦创业的历练,吸取了教训,也积累了经验,正重整旗鼓,为再创业进行着艰苦的原始积累。可幸,上天不负有心人。1989年,独自经营的"星星衣厂"终于开张了。与当时任何衣厂一样,他俩又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工作。为赶衣,国骅有时一天烫近千件衣服,烫完衣,手一松,便再也动不了了。长清曾经站着查衣查了三天三夜,赶好货就倒下了,高烧不退。那时,赶货是衣厂最艰难的一关,误了货期下次就别想再拿到衣源,那种艰辛无助难与外人道,那种焦虑压力唯有自己知。

自开衣厂后,长清夫妇一周难得见女儿一次,接送上学全由爷爷负责。常常两三个星期才能相聚一次。象机械人一样,每天被工作牵着走,直到深夜二、三点才下班 。有一次女儿病了,牙痛流血,流了一日一夜才止,病好了奶奶才告诉他俩。爷爷、奶奶明白:告诉他们只有担心,也没有时间陪女儿,干脆就不说了。"老爷、奶奶的支持,使我们解除了后顾之忧。"长清感激地说。

长清每天上班挂一把尺,拿一把剪,到处巡视。女儿为了能见母亲,有时放学也到工厂来,小小年纪就学着母亲的样子,脖挂一尺,手拿一剪,一个个车位巡视,并对车衣工人说:"姨姨,车快些啦,妈妈等衣呀。"走到剪线车间又说:"婆婆,剪干净些呀,不要让我爸爸妈妈做这么夜啦!" "女儿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十分懂事。现在读医科,也是用自己打工赚的钱交学费。"长清自豪地说。

星星衣厂接单从不挑肥拣瘦,"豉油鸡"当然吃,"猪骨头"照样啃。发衣商常夸奖:"没人象星星衣厂老板这样,不怕苦,从无怨言。"

经过十多年的拼搏,如今事业有成,家境殷实,许多人见到长清笑着说:"你现在就好了!" 长清淡淡地回答:"这个'好'是'血'、'汗'、'泪'叠起来的呀!"一语道破了许多海外游子带着"两梳蕉",异国创天下的血泪史。

一诺千金

1995年上旬,纽约一著名律师楼致电江长清,有一份重要文件要签。长清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律师楼,律师出示文件,"你的义母欧阳太太有一个几十亩的大花场,她要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转送给你……"长清对这突如其来的巨额赐赠,不敢相信。此事还得追溯到五年前的一件小事…… 繁忙的衣厂工作难得到餐馆吃一次饭。一次,席间一服务生过来问:"三姑娘,今晚能不能安排几个人帮我的朋友欧阳太太打钮?她实在太需要人帮了。这批货若不如期完成,几间衣厂的出货都受影响,损失很大。"

"好!" 长清与先生商量了一下便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长清回厂与打钮工人说:"今晚下班能否帮一帮我的朋友打钮?"

打钮工人说:"今天朋友结婚,我们都要去做伴郎。"

长清问丈夫:"哪怎么办?"

"答应了就要做!"国骅毫不犹豫地说。

"好!就算自己再苦再累也要守信。"长清高兴地望着丈夫说。

晚上九点下班后,来不及吃饭,两夫妻就赶到欧阳太太的衣厂帮她打钮。打到夜晚十二时,又饿又累,便问老板娘有没有吃的,老板娘说:只有一点饼干。两人吃了一点饼干,喝两杯水又继续埋头苦干,直到凌晨三时才收工。

第二天,欧阳太太带了工钱,买了面包奶茶来到"星星衣厂",找打钮的阿叔阿婶,答谢他们昨晚的帮忙。管工把打钮的叫出来,老板娘一看,摇摇头说:"不是,不是。"这时,长清刚好经过,那老板娘一见十分开心,指着长清说:"就是这位打钮阿婶。"工人忙说:"她是我们老板!" 欧阳太太一听,大吃一惊,这可是拥有七十多位工人的衣厂老板呀!她紧紧握着长清的手,微笑望着眼前这位年青善良的老板,不停地点头。

几天后,一位犹太裔发衣商来到衣厂,感谢长清夫妇的帮忙,不然欧阳太太的衣无法完成,连累几间厂也无法如期交货,损失很大。现在欧阳太太请求他也发衣给"星星衣厂"。自此,"星星衣厂"的衣源非常稳定,价格也相当好,夫妇俩再不用为接衣烦恼了。

"一诺千金",成了欧阳太太与长清、国骅结谊的红娘,自此欧阳太太与长清、国骅全家感情越来越深,并成了长清的贵人,一路关照着这一对商场上诚恳勤奋的年青人,彼此结下了深厚情缘。

心里永远的痛

江长清与父亲合影

正当夫妻俩顽强地走出第一次生意失败的阴影,第二次创业刚刚起步时,不幸传来了长清父亲病重的消息。

"怎么办?"这个问题每日无时无刻缠绕在长清脑中,上班时脑海浮现的全是父亲平日的谆谆教诲;梦里出现的全是父母亲期待女儿、女婿回乡的目光。多年艰苦拼搏,自己身体已严重损伤,有高血压、头晕、痛症等等,连照顾自己都困难,哪有办法一个人回中国?工厂又刚起步,生意也不太好。成功不仅是自己个人的追求,为了不辜负父母的期望,为了工人的饭碗,必须全力撑下去。若现在夫妻一起回国,没有支柱的大厦必倒无疑。骑虎难下呀,正是人在商海身不由已。将走完最后一段路程的父亲多么想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啊!多么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能陪伴自己身边,送自己最后一程啊!!这些长清比谁都清楚,对父亲的深爱,内心的痛楚,有苦难言呀!长清每天只能望天长叹,以泪洗面。

父亲在长久等待中终于失望地走了。噩耗传来,如晴天霹雳。长清在对父亲的长久思念中流干了眼泪,在对自己不停的自责里终于倒下了,这一病又一个多月。长清心里不断在说:"爸爸,长清对不起您,长清来世再做您的女儿吧!"

一年后,生意终于上了轨道,长清想用工作来淡忘丧父之痛,每天起早摸黑拼命干,常常为赶工累得往衣料堆上一倒便睡着了。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正在这时长清又接到了母亲病危的电话。回不回去?怎么回去?长清病体仍未痊癒,七十多位工人谁来安排工作?接下的订单怎样完成?父亲走时生意不好,全力苦撑着衣厂回不了乡;现在母亲又要走了,却因生意太好,拼命赶工又不能回去。"真是骑虎难下,上天弄人呀!"长清仰天长叹,悲怆无泪。

在美国有多少天涯游子,漂泊海外,身不由己,一直重复着同样悲伤的故事,令自己下半生耿耿于怀,无法面对家人,无法面对自己,无法面对父老乡亲!那些因无身份回不了家的游子,那些因无钱买机票回不了乡的孝子,你们明白他们的心有多痛吗?你们明白他们的心有多苦吗?悲剧天天上演着,忠孝常常两难存!

父亲走了,无法见最后一面;母亲又走了,也无法送最后一程!长清心中的宝塔倒下了,最能见证自己整个成长过程的父母都走了。长清心中的丰碑倒下了,最引以为自豪的孝顺女的自信没有了。这是一个永远永远解不开的心结,这是长清心里永远永远的痛!只要一触动这根心弦,长清就会失声痛哭,不能自已。自此长清与国骅七年没有回中国,七年不敢归故里,七年失魂落魄,郁郁寡欢。七年了,没人敢在长清面前提起她父母。他们知道长清的心里太痛、太苦了,不管今天飞得多高,也不管明天飞得多远,内心永远无法释怀。

梦里,父母常对长清说:"女儿,父母明白你的处境,父母没有责怪你。"每当长清在最困难最失落的时候,父母一定会出现在身边,在梦中安慰长清,鼓励长清:"乖女,别管父母,奋力向前。"

七年后,长清的病情好转,身体逐渐康复。长清与国骅终于鼓起勇气,带着女儿回到乡下。长清的女儿抱着公公、婆婆的骨灰 ,失声痛哭:"公公、婆婆,孙女与父亲母亲回来看您了。孙女代父母亲向公公、婆婆赎罪来了。"乡亲们听了无不动容。

子欲养而亲不在。当子女以百折不挠的精神奋力拼搏,历尽千辛万苦终于事业有成时,父母亲却"走了",永远无法看到儿女的成就,也永远无法分享儿女的欢乐了。这,成了无数海外游子一辈子无法面对的失落,永远无法弥补的伤痛……

真诚换真心

父亲常常教导长清:"想人对你好,先对他人好。"长清牢牢记住父亲的教诲,当落魄人生最低谷,一家三口住土库时,一些新移民刚到纽约,无处容身,国骅便拿钱租房给他们住;工人的家属病了,国骅便开车送他们去医院治病;乡亲有困难了,夫妻俩都尽力帮助;更不断鼓励年轻人不要光看眼前利益,要为未来勤力读书,完成功课后才来衣厂打工。有些打钮工人的工资也交给长清保管,直到够付首期买房时,长清再借一些钱给他们实现"美国梦"。

那时有些工人说:"老板吃好住好,哪里知道工人苦?"长清夫妇相视一笑,这些人又哪里知道,他们的老板仍睡在潮湿土库的地板上!

长清一直坚持准时发工资,并说:"我们的每一分钱都是工人帮我赚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俩今天。"夫妻俩的真诚感动了工人。

有时衣服车错了,需拆掉重新缝车,于是长清宣布:"这批衣服的利润工厂不要了,大家分了就好。"但工人不肯,并说:"这样,那老板吃什么?"有如此同舟共济的老板与工人,绝对是衣厂成功的基石。

经营衣厂近二十年,夫妇俩没有在家过过一个大年初一。按以往的情况,年三十晚工友是不愿加班赶衣的。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长清与国骅商妥后向全厂工友宣布,年三十晚工厂设宴,那天请大家处理好家务,带齐家属一起回厂吃团年饭。这一来,不但工友们来了劲,出人意料的是家属也自觉地帮手赶起衣来。这样,任务完成了,又过了个高兴年。

那个年代衣厂常常被打劫,星星衣厂亦不能幸免。当手枪顶着老板娘的额头时,身边的工人下跪求情:"请不要伤害我们老板,她是好人……"一场宾主,情到此处,夫复何求? "我经常发梦,梦中都是我志同道合的兄弟姐妹,情如手足的的好工人。他们对我实在太好了,他们帮我渡过了一个个难关,帮我登上了一个个高峰。他们帮我的一幕幕,常常在我的梦里出现,我希望这个梦一直做下去,希望这种真情陪我一辈子。"真诚换真心,时至今日,长清、国骅身边仍有一大班患难与共的好朋友

母校情结

对于端芬中学,江长清有着深醇绵长的母校情结。回想在端中就读两年里,师生朝夕相处,真情相待,种种往事,历历在目。特别是在毕业前夕,面对无法上大学深造,感到前途茫茫的时候,学校领导和老师雷操扬、简耀华、谭国鑫、陈佐民等一再安慰,激励江长清,并准备安排长清留校任教。后来此事虽没成功,但这份关爱之情,却教人终生难忘!从离校的第一天开始,江长清就暗下决心:将来有机会,一定感念师恩,回馈母校!

记得父亲去世前一年,江长清搀扶着老父在人工湖畔散步。 "爸爸,端中的领导和老师对我这么好,但我至今未 有能力报答他们,真是惭愧。"未待长清说完,父亲就停下脚步,深情地望着她说:"乖女,你有这份情意,爸爸就很高兴。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实现自己的心愿!"

去年,端中校友会成立,江长清被推选为副会长。当她得知端中改为端芬中心学校,要扩大招生,急需新建教学大楼的消息后,马上与丈夫商量,捐出十万元人民币。

今年2月10日,长清携同丈夫与女儿回端中母校,受到师生们的热烈欢迎。她了解到学校缺乏高级音响设备,当即捐出三万元人民币给学校购置。在一旁的女儿开腔了:"妈咪,学校教得你这么勤力,可不可以捐多点呀?"在女儿纯真的心灵中,父母最大的特点就是"勤力"。长清笑着说:"你问问爹哋吧。"结果,一家人再商议加捐十万元人民币。

关山隔不住,总是故乡情。此次回乡,归宁母校,江长清感到满心喜悦。这不仅因为这次回乡,被推举为端芬《汝南之花》荣誉社长,端芬江联老人协会永远名誉会长,主要的是,自己能为家乡,为母校作出一点奉献,总算没有辜负父母对自己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