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二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美国梦的主角-骆家辉
丽兴恒生-刘一匡
人物专访:
真情真性-江长清
四海为家的创业者
慷慨捐款孝梓里,一往情深培后代
为祖先祭坛点燃长明灯
侨社精英雷华钦
散文天地 :
梅家大院子弹飞
我心中的西岩路
巾帼与须眉齐飞
若问家乡兴废事 请君亲临喜运来
执子之手
金山路(一)
唐韵悠扬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人生旋律
名画欣赏: 伍名峰老师
摄影天地
缅怀英烈 振兴中华
彭克玉总领在事纪念活动上的讲话
社区新闻:
侨团春宴盛况
纽约州参议员史葛静召开社区大会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成立典礼讲话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成立典礼欢迎词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成立典礼答谢词
服务侨社 领导群伦
2011台山乡亲贺新春剪影
"亚裔杰出50强"颁奖礼
生活常识
社会百态
社会福利
台山市政府工作报告
台山风情:休闲度假尽在川岛

四海为家的创业者

—记旅美乡亲朱健威    伍俊生

朱健威(右二)与黄有年、伍俊生、马华胜合影
        "位于美国中北部的北达科他州,是一个地广人稀的省份。这里气候特殊,每年只有冬夏两季,夏天长达半年,平均气温在华氏八十度左右;冬天则冰天雪地,往往冷到零下四十度。该州只有六十多万人口,大部分是印第安原住民,也有少量的黑人和白人,甚少见到中国人面孔。 然而,在该州北端与加拿大毗邻的一个边陲小镇——Belcouit,却住着一户中国人家,这就是朱健威先生伉俪及儿女。他们一家四口在这安居乐业,十年如一日地不辞劳作,开了两间中餐馆,开创出一片令人敬慕的事业天地。有的新老华侨都大惑不解地问他:美国这么大,为什么要到这里谋生?朱健威的回答是:"我向来四海为家,只要能够安家立业,海角天涯也不怕!"此话绝不是自卖自夸,只要了解朱健威数十年来所走过的坎坷道路及其艰苦奋斗历程,你就不难明白:朱健威的确具有四海为家和"久居他乡是故乡"的开拓创业气魄。
(一)漫漫人生路 百般苦遍尝

今年五十八岁的朱健威,原籍广东台山三合南华乡德盛村,1959年秋,朱健威考上广海中学时,年仅十三岁就离家到三十公里外的海滨古城求学。家境清贫,无钱乘车,初中三年,他都是步行上学,有时脚板磨起血泡,也忍痛不吭一声。艰苦生活的磨砺,令他更刻苦学习,整个初中阶段,成绩一直保持在全班的前茅。如今在美国,他可跟西人进行日常对话,这主要是靠初中时打下的英语基础哩! 1962年升高中考试,他满怀自信只填报一个志愿——台山一中。结果,总分以几厘只差,只接到一中备取通知。就这样,进入台山最高学府深造的理想破灭了,朱健威为此感到终生遗憾。

告别校园回到家园,但没有影响朱健威要闯天下的雄心。 1964年,国家提出要加强农业第一线,并指出"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在这形势下,小朱终于有机会进入地方农械厂当机电学徒,这是他最心爱的工种。可是,不到一年,厂方又以抗旱是当务之急为理由,将他调往木制农具车间,一干就长达六年。 1970年,他结了婚,1972年儿子将要出生,而每月十二块钱工资,如何能养家糊口?迫于无奈,他只好"跳槽",一跳就跳到县建筑公司当学徒。过了两年,适逢省建筑公司招工,他以四级技工应试而获录取。初时当木工,由于勤奋好学,干活稳妥快捷,很快就得到工长、工程师和经理的赏识,将他提拔到施工管理部门。 1985年,全国兴起文凭及职称热,公司便公费保送他到广州大学进修建筑施工管理专业。虽说学制仅半年,但此生总算是进过大学的门槛,还得到结业证书。想不到这张结业证书,为他后来在美国以学生身份取得居留权起了很大的作用哩。


朱健威在厨房

1992年5月29日,朱健威跨过罗湖桥,取道香港—巴黎—南美,在秘鲁停留了七天,于6月13日以经商名义抵达美国纽约。他无心欣赏大都会的繁华热闹,刻意避开亲朋戚友的接待应酬,第三天,就开始打工生涯了。他曾到餐馆做杂工,洗碗、扫地、搬台凳;曾在制衣厂打杂拉布;还去豆铺制豆腐、送河粉……总之,凡有招工,他都去应工,一方面要解决家庭的生活,另方面也想见识一下各行各业,以确定自己人生的下一个目标。他在纽约逗留了五个月,白天上班,晚上就在亲戚家里当"厅长",每月挣不到一千美元,真是酸甜苦辣,人世沧桑,百味遍尝。一次,有位老华侨劝他:像你这样单身一条,最好去埠仔打工,人工较高,食住老板包,他觉得这个建议不错,于是离开纽约,到明尼苏达州一小镇的中餐馆当工人。从此,他就告别大都市,辗转于小州小郡拼搏谋生。

1994年12月,朱健威的妻子儿女获准来美。一家团聚了,生活的压力也加大了。一天,他从报纸上看到一则中餐馆招股启事,由于挣钱心切,没有多作调查分析,便举家南下密苏里州跟人合股做生意,糊里糊涂付出合股费一万五千美元。谁知餐馆生意萧条,一个月下来,收入还不如打工,长此下去,一家四口的生计都成问题。于是,他宁可血本无归,走为上计。带着家人回到纽约,妻子投靠姊妹,自己则单枪匹马到北卡罗纳州打工。这一次,朱健威从北到中,从中到东,从东到南,钱包掏空了,还负上一笔债务,像三国的关公走麦城般几乎陷入绝境。然而,他并没有因挫折而颓废,他一直认为,世界上没有天生注定失败或成功的人,就看自己怎么想,怎么做。只要不屈不挠,抱着希望向前行,自己总有东山再起的一日。不久,他重回明尼苏达州原老板的餐馆打工。这段日子,一颗飞扬浮躁的心慢慢安定下来,他开始利用工余时间学英文,学开车,后来还考取了驾驶执照,买了一部新车。一个打工仔成为有车阶级,真是春风得意。谁知好景不长,本来他老板开的中餐馆,在这县城是独家生意,1995年,有个台湾人来此开了第二间,这时还可平分秋色,但到1997年,福州人涌入,中餐馆越开越多,他的老板竞争不过他们,只好关门大吉,朱健威又一次失业了。 失业以后,朱健威开车载着妻子儿女,东奔西走寻找工作。在这华人稀少的州郡,能找到工作唯一的是中国餐馆。结果,自己找到的工作,妻子却找不到;妻子找到了自己又插身不下。最后,几经考虑,决定顶一间家庭式的中餐馆来经营,夫妻一起赚份超时间、超体力的大工钱。根据报纸登载的餐馆出售讯息,举家横跨四个州,走遍几十个市镇,看过十多间出售的店铺,最后才在北达科达州找到这一间。吸取上次失败的教训,他慎之又慎,聘请律师办证、签合同,最后经过全面装修,取名为"胜华"(Sheen-Wah)的中餐馆终于在1998年元旦开张了。 胜华开业至今已近八年,一直生意稳定,效益理想,堪称当地一流的中餐馆。 2000年,朱健威又在附近的小镇开了一间分店,由刚大学毕业的女儿主理。这间分店同样顾客盈门,生意红火。就这样,朱健威及其妻子儿女在这里白手兴家,战胜异乡漂泊的孤独和困苦,开创自己的事业,在第二故乡的北达科达州实现了美国梦!难怪朱健威自豪地对妻子说:"我们才是真正到美国!因为这里的华人少如凤毛麟角,我们又专为美国的原种人——印第安人服务,而且一出门就要讲英文,这才是百分之百的美国!"


朱健威捐建的子坤大道
(二)胼手胝足创胜华 脚踏实地兴家业

中式快餐馆,投资少,人员少,生意稳,见效快,称为餐馆行业的"轻骑兵"。朱健威就是靠这"夫妻档"的快餐馆起家和发家。这除了当地中餐竞争不太激烈、餐馆又在人流集中的地段等客观因素外,主要的还是朱健威及其家人勤奋及有智慧。

餐馆每天上午十时开门营业,晚上九时打烊。朱健威及家人一早便回餐馆作准备,晚上收市后要搞清洁卫生、结算账目,经常忙到深夜。他们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辛勤劳动,刻苦经营。尤其是朱健威,既是老板,又是厨师,还兼跑堂侍应,一日十多个钟头忙得团团转。他个子不高,但手脚利落,浑身是劲,真是一人顶得二三人用。

朱健威明白:要使自己的餐馆立于不败之地,除了苦干实干以外,还得开动脑筋办出特色。他首先着力搞好餐馆的装修。凭着当年做过木工、铁工、机电工及建筑工的技术,他自己动手刷墙壁、铺地板、修台凳、安电灯、装电视……面积近二千平方呎的餐厅摆放了十七张大小不等的桌子,可容纳七八十人同时进餐。华丽的装修、柔和的灯光、轻快的音乐,使餐馆环境显得幽雅舒适。朱健威还十分重视餐馆的清洁卫生,每天打烊以后,总要洗刷地面,把桌椅抹个一干二净,力求一尘不染。美国的饮食卫生条例颇为严厉,而卫生官员的突击检查更使餐馆老板难以招架,但朱健威却是例外,这几年每次卫生检查,他的餐馆都顺利过关,终于卫生局将餐馆定为免检单位,并核发了证书。这在当地方圆数十里的餐馆中独一无二,胜华餐馆因此有了名气,也因此招徕了不少顾客。

餐馆以快餐为主,兼营外卖。从上午开始,朱健威就制作了炒饭、炒面、炸鸡、洋葱猪扒、芥兰牛肉等盆菜,备好了酸辣汤、蛋花汤和汽水饮料,迎接顾客前来午餐。顾客各取所需,五元钱可得三菜一汤,四元钱则买到两菜一汤,既价廉物美,又省时方便。晚上,除了快餐以外,顾客还可根据菜谱上近百道的菜名点菜堂食。

八年来,朱健威坚持"真材实料,好味抵食"这一宗旨,不断提高烹饪技术,研制菜式、调配味道,以迎合当地各种人的需要。凤爪饭、芥兰牛肉、三丝炒面、甜酸芝麻鸡,是这餐馆的四大招牌菜,朱健威戏称为"四大天王"。这些菜式看似简单,其实每一样都体现了朱健威的制作技巧和经验。例如加工凤爪,他是先煮再炸,炸后再加调味料慢煮,煮后再上蒸笼,如此煮—炸—煮—蒸出来的鸡爪蓬松细嫩,又酥又不烂,深受顾客欢迎。又如制作三丝炒面,除了选料新鲜以外,主要的是靠他的"秘制酱油"来调味。当年,他在广州市做工,经常在"大排档"吃饭,与一班厨师混熟了,不但学到一些烹调技艺,而且连秘制酱油也"偷师"了。早年,有个白人游客来到餐馆,一连吃了三碟三丝炒面,他啧啧称赞道:"我走遍了大半个美国,从未吃过这么好味的炒面!"

八年前,当朱健威一家在此顶下餐馆的时候,人们都以诧异的眼光打量着他,对他颇不以为然,而餐馆的生意也较冷清。然而,随着岁月的推移,朱健威一家与当地居民逐步结下了情谊,不少人就这样成了胜华餐馆的常客。豁达豪爽、质朴热情的印第安人喜爱唱歌、跳舞、喝酒和打猎,他们常邀朱健威一家去参加他们的节日活动,有的还把钓来的海鲜或狩猎的野味廉价卖给餐馆,使餐馆增添了美馔佳肴。当然,偶尔也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如在餐馆酗酒闹事、个别人吃"霸王餐",等等。虽说在美国得理不饶人,但朱健威可信奉中国儒家的中庸之道:"和为贵"、"忍是金",宽容处之,从不因此动粗或报警,倒是一些社区人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对肇事者进行了训诫。

八年,等如《智取威虎山》常宝躲进深山的日子,朱健威及其家人在这偏远的州度过了适应不良的阵痛期,胼手胝足地耕耘,脚踏实地创业兴家。虽说只是两间名不见经传的中式快餐馆老板,并非大富大贵,光宗耀祖,但朱健威觉得,能为当地人提供高质素的快捷美食,就是事业。他无悔自己的选择,对自己的工作无限热爱,也感到胜任愉快。他那清瘦的面庞和额上线条明显的横纹,正是身在异域,长期打拼的记录;他那粗糙的双手,正是长期操作,厨艺精进的铁证。一个人献身于自己的事业,使生命得以较为完全的燃烧,生命潜能得以相当完美的发挥,那不管是名利双收还是默默无闻,他都是一个事业上成功的人。朱健威正是一个这样的人。


朱健威合家留影
(三)孝敬父母常感恩 思念故乡献爱心

"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经过了八年拼搏,朱健威一家已在北达科他州落地生根。他们拥有自己的餐馆、购房屋和汽车,生活安定而家境殷实。流年暗转,如今子女都已长大成人。儿子专门进修英语,女儿已经大学毕业,耳濡目染父母创业兴家,他们奋发上进,读书工作都不敢稍有懈怠。朱健威妻贤子孝,举家和睦,真是乐也融融。

尽管工作十分忙碌,但朱健威对自己的生活却非常严谨。胜华餐馆与一个纸醉金迷的赌场仅是一墙之隔,但朱健威从没进去赌过一次。他深知赌场就像一个吸金窟,一旦上了赌瘾,重者会倾家荡产;轻者也会分散精力,影响家庭。他知健康胜于财富,拥有健康,才能拥有一切,享受一切。为此,他重视锻炼身体,尤其喜爱游泳和健身运动。他身材有点瘦削,但体魄健壮,精力充沛,来美近十八载,从未光顾过一次医生和医院。平时在家里,他多是读书报,看电视,喝绿茶;每逢假日,他喜欢驾车载着家人四处兜风,有时开车过加拿大,买些鲜果和食品,回来与家人美餐一顿。一年两度的长假期——美国独立纪念日和圣诞节,他则驱车穿州过省,前往纽约、旧金山探亲访友,既聚天伦之乐,又与昔日的老板、同学把盏叙旧,诚为人生一大乐事!最为难得的是他们夫妻俩带着年晋九秩的母亲,前往佛罗里达州旅游,享天伦之乐。

人到中年万事足。对于近半个世纪的漂泊人生和所受的磨难,朱健威从不心存芥蒂,相反,他觉得正是有了这些磨练,才会有今天的长进与成熟;对于现在的事业和家庭,他内心觉得充实和坦然,对上苍心存感激而知足。不过,每当午夜梦回,眷恋故乡之情便油然而生,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熟悉的人蓦然浮上脑海;儿时朋友嬉闹调皮的画面,那金墟熙熙攘攘的情景历历在目……这一切,令他回味无穷,感慨不已。回想自己这大半辈子,从家乡—广海—台城—广州—深圳—香港—巴黎—秘鲁—美国好几个州,四海为家,似乎处处有家,但其实时刻梦绕魂牵在心间的家,乃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园,那才是自己真正的家!

美国梦不是空白支票,可以任意无限提取,其间参杂了许多心酸血泪。在这里创业兴家,朱健威付出了超乎常人十倍的努力和艰辛,甚至为了专心工作,不得不息交绝游。然而一旦事业上了轨道,他那念乡思亲的情愫就如泉喷涌,迫不及待地与家乡联系沟通,热心地为家乡的公益事业出钱出力。 2003年,家乡的南华小学要扩建校舍,他马上汇回五千元,认捐两间课室,并分别以父母的名字命名,以兹纪念。同年,他还独资为故乡铺设了一条长665米、阔3米、厚15公分的水泥马路,耗资一万三千美元,命名为子坤大道。从此,家乡的交通更加方便,乡亲们对他感恩戴德。 2004年,朱健威捐资四千美元,为自己的家乡修整塘基和美化村容,这两年间,他给故乡的孤儿寡妇、老弱病残赞助了约四千美元的红包。多年来,他一直赞助家乡的侨刊,最近,还承担了《康和月刊》全期的出版费用,并付回一千美元,支持家乡小学办学。现在,他正响应家乡的召唤,准备与海外乡亲共同努力,兴建那金中学大礼堂和南华小学牌楼……正是隔海隔洋不隔心,添岁添月添亲情,朱健威热爱祖国的山山水水,他与家乡父老兄弟永远心心相连。

"唔愿信命前生早注定/离愁梦里仍思家乡……前路哪怕是掀起万丈浪/挺起胸往前勇闯……"。这是朱健威最爱唱的一首中文歌。歌由情发,词言心声,朱健威坚信,未来的道路宽广漫长,他将一如既往,在美国这第二故乡继续打拼,更要为自己故乡的建设献出更多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