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二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美国梦的主角-骆家辉
丽兴恒生-刘一匡
人物专访:
真情真性-江长清
四海为家的创业者
慷慨捐款孝梓里,一往情深培后代
为祖先祭坛点燃长明灯
侨社精英雷华钦
散文天地 :
梅家大院子弹飞
我心中的西岩路
巾帼与须眉齐飞
若问家乡兴废事 请君亲临喜运来
执子之手
金山路(一)
唐韵悠扬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
人生旋律
名画欣赏: 伍名峰老师
摄影天地
缅怀英烈 振兴中华
彭克玉总领在事纪念活动上的讲话
社区新闻:
侨团春宴盛况
纽约州参议员史葛静召开社区大会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成立典礼讲话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成立典礼欢迎词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成立典礼答谢词
服务侨社 领导群伦
2011台山乡亲贺新春剪影
"亚裔杰出50强"颁奖礼
生活常识
社会百态
社会福利
台山市政府工作报告
台山风情:休闲度假尽在川岛

我心中的西岩路

黄美珍
        慈心"有了西岩寺才有西岩路名"的帖子,令我回想起50年前台城的西岩路。西岩路虽比不上西濠路、环城南路,但也是旺中带静的好居处。西岩路的位置,由三角台路"光声"戏院起,穿过光兴路、通济路,终止于东华路交会处。西岩路一边的铺子全背向革新路,另一边的背后,则是一个水塘,有400米环形跑道的运动场那样大。在我朦胧的童年记忆中,塘边疏疏落落地栽着木瓜、番石榴,塘边有两条小小的木船。塘水很深,水面浮着心形绿色叶子,茎是半葫芦状,花要么淡紫色要么粉红色的水浮莲。近湖这一边铺子的地基,离水塘只有半尺来远,但各不相干。只有我们住的铺子后面,塘基最宽,并长着一棵树干如水桶般粗的老榕树。它的主干半卧在水湄,枝叶却荫蔽了方圆足有5、6丈的水面。阵阵凉风吹来,小巧的绿叶,大把大把的气根和大片水浮莲似约齐了,一起摇荡。若碰巧来一场毛毛细雨,簌簌声里,绿影荡漾,尤其迷人。

榕树头是儿时的乐园。我常常和小伙伴们在树下玩捉迷藏、"煮饭仔"、过家家。玩得兴起时就以手攀住碗口粗的枝条,来回摇晃。得意忘形时,坐在水边的树枝上,把小脚丫子伸进水里,这危险的举动,被大人看到,自然要挨一顿好骂。可惜,随着社会的变迁,水塘越来越小。到了我上高中的60年代中期,儿时美景已荡然无存了。

西岩路上,从东华路至通济路这一段,98%的店铺和竹有关,不是编织竹器,就是售卖竹器。我们铺子楼下那间叫"炎记",我们称老板做"炎记伯",他是个开朗健谈的中年人,手艺在坊间也算一流,所以生意不错。他们一家子都会编竹器。三伏天,这些和篾片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手艺人,在骑楼下一边干活一边拉家常。每次妈妈带我上街,总是一边走一边和他们打招呼,那近乎劲,方佛全街"手作人"都是我家的亲人朋友似的。我有时找不到玩伴,就坐在楼梯口,双手支着下巴,看他们一双双极粗米粝的巧手,在竹篾阵中飞舞,不多久,眼前就冒出一个个成形的箩箩筐筐,像变戏法一般神奇,教我百看不厌。小学时有一年放暑假,炎记伯问我和住在二楼的小女孩,能否帮他干点活,是把一尺多长的竹片削成比牙签粗一点的竹枝,按斤计酬,每斤加工费才几分钱。我们当然响亮地回答:"行"!初时一天只能削出一两斤,工多手熟,后来快多了。那个暑假好像挣了6、7元。这在那个年代可不是个小数目,我将工资上交时,母亲看我得意的样子,开心地说:"真的会赚银纸咯!"还念了一句谚语:"家有千金,不如日赚一文。"这算得是我关于钱的启蒙课,我从此明白了坐吃山空和积少成多的道理,日后健健康康地过自食其力的日子,清茶淡饭也是幸福的。

说起环境,由通济路至三台路那一段,比我们住的那一段,清净一些,空气也新鲜一些。当然,在那个年代,我们并不关注环保,在乎的是吃。从前的二中男宿舍,对面街有手推车的摊档,专卖牛杂。车上一个水桶大的锅,柴火熊熊,烧着飘香的肉汤,大案板上有砧、刀、熟萝卜、生蒜卷和酱料,横杠下一排铁钩,挂着牛筋、牛百叶等牛杂。小时候,哥哥常常带我去那里,哥哥爱肉,我则爱萝卜。不久前外子说及,他在二中上学时,也常光顾这摊档。他的一个同学,每次买一个用竹签穿著的鸭脖子,上面蘸满所有酱料——红的、黄的、啡的、黑的,有如调色板,他不舍得一口吃掉,只是一个劲地吮,被辣出一头大汗,再跳进通济河洗澡。如今,我仍旧爱吃炖萝卜,可惜总找不回昔日的味道。对此,外子解释说,"车仔档"的那锅汤,是牛杂的精华,萝卜好吃,全因为它的浸泡。

除炖萝卜之外,我和哥哥爱吃的零食还有不少,记得在西岩路和东华路交界处,有一档卖糯米糍的,那糍是糯米饭团加盐后沾上面粉炸成的,现在我和哥哥还想念它。在通济路和革新路交界处,晚上能买到牛杂粥,牛肚和牛百叶,加上葱花和胡椒粉,那味儿如今想起还是馋涎欲滴。2006年,我回到台城,一天夜晚,和外子以及小姑夫妇到革新路和牛屎巷去寻旧梦,乘兴而去,却败兴而回——那里根本找不到卖小吃的,只好到"旺角"饮茶去。几天后,侄儿开车,带我们到赤坎圩吃黑色牛百叶,才弥补了这一遗憾。怪不怪?回乡一趟,尝过多少珍馐百味,都已忘得差不多了,唯独清晰地记得黑色的牛百叶!

回忆西岩路,自然不能漏掉人工湖,从三台路和西岩路交界处转一转,就能走近潋滟的湖水。夏天的傍晚,我爱和几个小女孩结伴,在湖边流连。夜幕降临后,便到从前曾是文化宫后来改为招待所的小花园去,那里长着大丛大丛的茉莉,我们坐在石凳上,星星数了,足以教人陶醉的淡淡花香闻够了,便起身回家。每个人的衣袋都装上几朵醉人的茉莉花。洁白的花,放在床头,让悠远的芬芳伴随少女如诗的梦境。由此可见,我的童年虽不像如今的儿孙们那样,有满屋的玩具,但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也获得无穷乐趣。

2006年那次回台城,到西岩路转了一圈,两旁铺子依旧,但旧了破了,色地也昏暗了,抬头看,天空也灰蒙蒙的,找不到往日的生气!我不禁感慨:西岩路和我一样,已进入老迈之年了。

我不能不想念起从前的台城——素有"小广州"之美称,又不乏乡村气息的小城。也许,人老了,总觉得已消逝的才是最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