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三期杂志目录

新年献辞
封面人物:
商业奇才 林建中
大厨 梅贤添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历尽寒冬梅花香
东方红
鼻烟壶中天地长
社区通讯 :
《台山人在美国》杂志社座谈会
骆家辉出使 低调拎包抵北京
新总领事 访侨亲民
9.11永远的伤痛
适合新移民的双语高中
人人喜爱的乒乓球 把台山人联络起来
洪门致公堂 灯会庆中秋
新兴侨团 气势如虹
都斛同乡总会乔迁新址
刘邦禄新书 记录移民路
"他是台山人子侄"
散文天地:
爱国侨领第一人/三见何干之
陪衬人生/老屋的怀念
根的钻劲/菊颂/老叟应试
且教桃李闹春风/《感恩集》
清明扫墓/世殊事异话"作揖"
杀李通译/金山路(连载之二)
亚裔50杰出企业家颁奖典礼
纽约华裔小姐选美花絮
唐韵悠扬/人生旋律
名画欣赏/摄影天地
说养生/生活常识(四篇)
《台山人在美国》杂志引起关注
台山新闻:
三台山下尽风光
"侨爱新村"
六叔公笑谈骆家辉/台山资料知多少
端芬镇简介

爱国侨领第一人

梅振才

晚年的陈金坚先生
        纽约华埠走过百年孤寂,如今游人如鯽,蔚成重镇。随著新移民激增,各种社团如雨后春笋冒出。侨领众多,其中不乏精英,但素质参差,龙蛇混杂。回溯社区歷史,能享爱国侨领第一人之誉者,非陈金坚莫属。二十七年前,我初抵纽约,便认识了这位台山同乡。从他口中,知道不少华埠掌故。而他自己的故事,我多是听别人所述。其生平,足可写成一本厚厚的传记。专栏篇幅有限,只好擷取若干片段 。

一、抗日救国赤子情。1940年,热血青年陈金坚来到美国,不久即参加纽约华侨衣馆联合会,并成为该会中坚。当时,工作重心是宣传抗日,捐献救国。他以身作则,省吃俭用,餘钱全部捐出。这个由贫穷衣馆工人组成的衣联会,竟然能集资捐出一辆 吉普车送延安,四辆救护车给囯军。在他领导下,衣联会成了坚强的爱国抗日堡垒。

二、董老题诗谢侨胞。1945年,"二战"结束,盟国在美国举行筹建联合国会议。中国代表团中有董必武、章汉夫两位中共人士。该团访问纽约时,中华公所举办公宴,但董章二人不在应邀之列。陈金坚等衣联会领导人,当即举行欢迎董章的盛宴。董老在宴会上激动地赋诗一首:


青年时代的陈金坚在香港

天与机缘到美洲,逢君忽忆念年游。
中兴名论三篇策,高卧豪情百尺楼。
志士不辞污马革,群儿争取烂羊头。
人间何地无渣滓,次第清除始自由。

三、美洲红旗第一面。1949年10月,陈金坚在衣联会会所,亲手升起美洲第一面五星红旗,庆祝新中国诞生。在此后中美对抗的20年间,因他是衣联会骨干和《美洲华侨日报》编辑,一直遭到跟踪监视。至尼克松访华,如影随形的联邦探员才从他身边消失。有一部影片《华埠档案》,记录了这段鲜为人知歷史。"我最后是被尼克松解放的。"他这句话,成了这部纪录片令人低佪不己的结语。

人生,总会有些遗憾。金坚叔晚年,曾身受来自营垒内射出的冷箭,他坦然处之。其一生,从来都是淡泊名利。我也认识他的女儿。他留给后代的,并非丰硕财富,而是高尚情操。他於2002年以95岁高龄去世。他生前对我说过,此生最钦佩和感激的人,是其爱国思想的启蒙者、中学时代的何干之老师。何干之也是一个传奇人物,他的故事,且看下回分解。


三见何干之

梅振才

        首见何干之,是在1961年秋天,我在台山一中任教之时。这个大学者、著名历史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主任,回到阔别多年的母校参观访问,并与全体教师进行座谈。他回忆在母校任教时,正处革命低潮,常抚心自问,何以干之呢?当时,他有几条路可走:一是入官场飞黄腾达;二是从商致富;三是出洋谋生。经深思熟虑,立志献身革命事业和史学研究。后来,乾脆把原名谭毓均,改名为"何干之" 。

座谈会结束后,何教授逐一和教员握手道别。轮到我时,他面露疑惑。我知其意,这个教师似乎太年轻了。当年我只有18岁。

翌年夏天,我考上北大。当时正是经济困难时期,台山的侨眷亲友,托我带些食品送给何干之。一进京,便去人民大学找何教授。他对我仍有印象,当即询问,我那麽年轻,为何就当中学教师?我说起自己的故事:只因为街道治保主任的一封诬告信,令我第一次高考名落孙山。校长同情我,留校任教师。何教授闻之摇头叹息。他对我这个年青同乡颇为热情,主动谈起留学日本和奔赴延安的故事,还给我看了毛泽东在延安时写给他的亲笔信。信中有言:"你的研究民族史的三个态度,我以为是对的……"后来我才知道,毛泽东很欣赏他的才华,曾想聘他当秘书。但他醉心史学研究,故婉拒之。

最后一次见到何干之,是在疯狂的文革浩劫中。有一次去人民大学,见到一班红卫兵正押解著一大串"牛鬼蛇神" ,在游街示众。我突然发现,神情落寞的何干之教授也身在其中。我心一沉,快步离开人大。文革第三年,竟传来何干之被迫害致死的噩耗。

此次回北大参加110周年校庆活动,路经人大时,不由想起何干之,一首小诗涌上心田:

侨乡百载一英才,岂料星沉斗鬼台。
重访京华牵旧梦,那堪回首十年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