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三期杂志目录

新年献辞
封面人物:
商业奇才 林建中
大厨 梅贤添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历尽寒冬梅花香
东方红
鼻烟壶中天地长
社区通讯 :
《台山人在美国》杂志社座谈会
骆家辉出使 低调拎包抵北京
新总领事 访侨亲民
9.11永远的伤痛
适合新移民的双语高中
人人喜爱的乒乓球 把台山人联络起来
洪门致公堂 灯会庆中秋
新兴侨团 气势如虹
都斛同乡总会乔迁新址
刘邦禄新书 记录移民路
"他是台山人子侄"
散文天地:
爱国侨领第一人/三见何干之
陪衬人生/老屋的怀念
根的钻劲/菊颂/老叟应试
且教桃李闹春风/《感恩集》
清明扫墓/世殊事异话"作揖"
杀李通译/金山路(连载之二)
亚裔50杰出企业家颁奖典礼
纽约华裔小姐选美花絮
唐韵悠扬/人生旋律
名画欣赏/摄影天地
说养生/生活常识(四篇)
《台山人在美国》杂志引起关注
台山新闻:
三台山下尽风光
"侨爱新村"
六叔公笑谈骆家辉/台山资料知多少
端芬镇简介

陪衬人生

许岚
        台山人在美国的政界、商界不乏精英,在主流社会中踌躇满志,叱咤风云,贡献卓越;而更多的台山人只是平凡的打工一族,或餐馆、或衣厂、或护理。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得益于国家政府良好的福利制度,加以自己的辛勤,也尽可挣个衣食无忧。从某个角度来说,可视作主角与陪衬。

有主角,自有配角;有演员的精彩演出,也有观众的欢呼喝彩。这个世界因此变得完美。 我敬佩出类拔萃的英才,同样认同安贫乐道的大众,甚至极想窥探他们的内心世界,我认为他们的心里一定有某种共同的本质,但有点失望,大多数人很随意就拋出了答案:"一命二运三风水"是也。

不太满意这个答案,继续寻觅,直至看到一篇文章,终于释然。转录如下,以飨读者:

一位残疾军人写下了他对生命的独特体验:我的存在似乎是"为健全的人作陪衬,只要我往健全的人面前一站,他们就知道还有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从而珍视自己的一切,那么我陪衬人生也是有意义的。"多么无私超然的胸怀,多么旷达宽容的境界!

是的,一个人的生命不管多么平凡或缺陷,但只要自强不息,这个人生也是一种美丽,一种不朽。世界不正是在众多的陪衬中烘托出辉煌吗?你是一簇小草,就散见于花卉一旁,衬托出绚烂;你是一片云絮,就点缀在蓝天,映衬出一道彩虹;你是一朵浪花,就融进大海,化作波澜壮阔吧。

白衣天使,默默奉献,那是救死扶伤的陪衬;辛勤园丁,甘为人梯,那是桃李满天下的陪衬;"甘为他人作嫁衣"的编辑、幕后的配音演员、以及跌打滚爬的陪练运动员,不都是一种陪衬人生吗?这里没有名利的角逐,也没有荣辱的计较,有的只是垦荒牛式的默默耕耘,春蚕般的无私奉献。看够了滚滚红尘,汩汩物欲,看够了欺世盗名,尔虞我诈,我们才真正懂得这种陪衬的博大与尊贵。"枫叶把整个青春献给了太阳以后,它就具有了太阳的光彩。"

原来,这平淡的陪衬实在是一种美丽,一种充实的乐观。不管每个人所处的地位如何,我们都可以说有一种共同的东西:高尚的情怀。


老屋的怀念

麦子
        在风雨中,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老屋 。

老屋到底有多老,我说不清楚,母亲生前曾经说过,它是五代人生男育女的家。

老屋也曾有过儿孙满堂的峥嵘岁月,但是随着前辈的凋零以及我们这一代人和我们的后辈移居国外,如今老屋已人去楼空,满目苍凉!由于无人居住,加之年久失修,老屋的梁桁有些已経腐烂了,屋顶漏水了,门窗脱落了,楼梯崩塌了,如果再不修理加固,眼看就要倾塌了。几代人生于斯,长于斯,逝于斯,也是几代人血汗的结晶,无论如何,不能让老屋在自已的眼前倒下去。于是我提议大家凑钱修理,可是我的提议得不到大多数人的支持,原因是家里的人早已在国外落地生根,老屋已经沒有实用价值了。但我却认为,虽然无实用价值,却有纪念价值,我们的后代有朝一日回国寻根问祖,旅游覌光,那怕回老屋看一看,拍个照片留作纪念,也是一桩很有意义的事情。于是便和弟弟商量,两人共同出钱,委托在乡下的堂侄负责修缮。几个月以后,老屋终于旧貌换新颜:新的梁桁,新的门窗,新的楼梯,大厅也供上了新的祖宗神位和拜桌,墙壁粉刷一新并挂上了父母亲的遗像……

父母亲已经过去二三十年了,可是他他们的音容笑貌至今仍历歷在目。父母亲都是典型的中国农民,他们勤劳忠厚俭朴,一辈子节衣缩食,生儿育女。犁田、耙田、挿秧、割禾,养猪、养鸡、养鸭、养鹅,父亲样样都是能手。农闲时节父亲还上山砍柴斩竹子,或者到几十公里外去割菠萝麻、莨古根(用以做绳子),捉鱼、摸虾,捉青蛙,捉老鼠、捕蛇,父亲无一不能。父亲还是一位能工巧匠,打磨、织竹器、编草鞋、斗木、打铁、凿石、起屋,可以说无所不能,无所不晓。父亲助人为乐的精神在乡下可谓有口皆碑。三年经济困难期间,物质供应不足,买副食品常常要大排长龙,父亲天未亮便到圩上排队,除了自已占一个位置以外,还用小櫈子或砖头多占一个,待到天亮时又把位置让给别人,自已重新去排队。父亲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沒有什么嗜好,唯一的爱好就是唱木渔,唱卖鸡,唱起来倒也声情并茂,十分动听。母亲不识字,甚至连自已的名字也不会写,但她聪明,记性很好。乡下嫁女送葬,妇女常常要唱歌,一方面是助庆,另方面是怀念,母亲日夜不停地唱,有人说她一肚子都是歌。她说的话很朴素,但形象且富哲理。比如"生不愿来死不愿去","小时四条腿,长大两条腿,老来三条腿","细时父母亲,大时老婆亲,老来纳婆(棉衣)亲"。母亲一生生下十个子女,但由于家穷,有的病死了。农忙时节,母亲常常背着孩子下田干活,弄得一身水一身汗。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农民,土改和文革期间也受到残酷的折磨!贫僱农见我家有海外关系,以为可以榨出一点油水,于是将我父亲倒吊在更楼的横梁上,母亲被迫跪在父亲脚下的碎玻璃上,经受不了那非人的人折磨,欲死不能,欲生不得,便用自已的头在水泥地上乱碰乱撞,弄得鲜血淋漓……

想到那往昔的悲惨岁月,我的眼睛渐渐模糊了,泪水凄然而下。我擦干眼泪,迈着沉重的步伐。踏着新修的楼梯上到阁楼上。这里堆放着几代人睡过的破大床,堆放着先辈们漂洋过海留下来的大木箱,也堆放着我少年时代用过的藤篋和书本,这是我家祖祖辈辈第一个大学生的见证,我不是最聪明的一个,但却是最勤奋的一个,因为我深深地懂得唯有从书中才能寻找到自已的出路。

我的泪在流淌,我的心在滴血!老屋呀老屋,你见证着几代人苦难的往昔,可是我们的后辈可曾知道呢?可曾懂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