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三期杂志目录

新年献辞
封面人物:
商业奇才 林建中
大厨 梅贤添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历尽寒冬梅花香
东方红
鼻烟壶中天地长
社区通讯 :
《台山人在美国》杂志社座谈会
骆家辉出使 低调拎包抵北京
新总领事 访侨亲民
9.11永远的伤痛
适合新移民的双语高中
人人喜爱的乒乓球 把台山人联络起来
洪门致公堂 灯会庆中秋
新兴侨团 气势如虹
都斛同乡总会乔迁新址
刘邦禄新书 记录移民路
"他是台山人子侄"
散文天地:
爱国侨领第一人/三见何干之
陪衬人生/老屋的怀念
根的钻劲/菊颂/老叟应试
且教桃李闹春风/《感恩集》
清明扫墓/世殊事异话"作揖"
杀李通译/金山路(连载之二)
亚裔50杰出企业家颁奖典礼
纽约华裔小姐选美花絮
唐韵悠扬/人生旋律
名画欣赏/摄影天地
说养生/生活常识(四篇)
《台山人在美国》杂志引起关注
台山新闻:
三台山下尽风光
"侨爱新村"
六叔公笑谈骆家辉/台山资料知多少
端芬镇简介

散文两篇人

李国雄

一、根的钻劲

在绿色的世界里,人们赞美花的美丽,果的香甜,叶的翠绿。但要知道,花、果、叶的存在,全靠无名英雄——根。"根深叶茂,本固枝荣"。正是由于根在地下日夜辛勤地劳作,源源不断向上输送"食物",才使植物枝繁叶茂,花香果甜。根,实在是绿色世界生命的基础!

为了寻找"食物",根养成了一种特有的"钻劲",哪里有"食物",就往哪里钻。据说有一种顺着岩石生长的藤本植物,能够分泌一种液体把岩石溶化,将根扎进岩石中,这是多么了不起的生命进行曲啊!

根要寻找"食物",就得有一股"钻劲",人要求得知识,也得要有"钻劲"。俗语说:"掘得深井,才得甘泉"。真正的知识,绝不像路旁的花,地表的水,顺手可采,掬手可得;只有勇于"钻探"的人,才能尝到岩石之下的清泉。"

记得宋朝大诗人苏轼两句诗"根到九泉无曲处,岁寒惟有蛰龙知"。在求望知识学习上,若有此精神,何愁找不到知识这个"知音"呢?


二、菊颂

每逢秋冬时节,一朵朵翘首破绽的菊花,似彩蝶在秋风中飞舞,令人赞叹不已。 中国人对菊花的喜爱,是决不亚于被誉为"岁寒三友"的松、竹、梅的。据说,唐代诗人杜牧常道:"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还有晋代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现实主义诗圣杜甫的"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更是脍炙人口。从这些异彩纷呈的咏菊诗中,可以看出中国人对菊花的赞颂。

由此,我想起了奥运会为祖国荣誉而拼搏的中国女子跳水队的运动员们。"故园篱下菊,今日为谁开?"如果说她们是一朵朵秋菊,那她们的异彩秀色就是为了故园——祖国而开放。当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时,多少中华儿女的心中泛起了爱国主义的浪花,他们为振兴中华而拼搏,为祖国的花园增添了春色,真是:秋菊年年开,今年格外香。


老叟"应试"—"回到原点"

马国华

中山市政协主席郑金钻为刘荒田颁奖,
刘荒田散文集《刘荒田美国笔记》荣获散文首奖。
        报载,今年广东省高考作文的题目是《回到原点》。我这寄居海外多年的广东老叟,当然没有赴考的资格,不过,要借这一题目,谈谈同乡、同城(也是住在旧金山),"我的朋友刘荒田",我以为,他是立足于"原点"的作家。

传统,是刘荒田的"原点"之一。清人朱用纯的《朱子家训》中有一警句:"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我们虽远离故土家山,但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依然是血脉,同乡会里供奉列祖列宗的祭台,仍旧香火鼎盛。

刘荒田这位草根作家,特别富于慎终追远的情怀。前年,他采访知名侨领,世界黄氏宗亲总会理事长黄有和先生时,我也在场。他对前辈的尊敬,对乡土的深情,对海外华人奋斗史的关注,让我深深感动。

采访以后,他根据黄有和老人的追述并参考大量资料,写成了报告文学《为祖先祭坛点燃长明灯》,表彰了黄有和先生克己奉公,为侨社宗亲做实事的崇高品德。此文发表后,在乡亲中引起不小震动。

黄有和先生年近90岁,向来行事低调,为善不为人知,幸亏刘荒田及时将埋在历史深处的"人性的黄金"挖掘出来,给后人树立榜样。

我所以特别欣赏刘荒田这一努力,原因在于:许多新移民和由先侨所创建的社团存在隔阂,他们参与同乡会等团体活动的热情,远远不如老侨。老侨在异国多年奋斗所积累的精神财富,如果新移民不自觉继承,传统便被削弱,长此下去,可能中断。因此,我们需要象刘荒田那样的作家,致力于抢救形而上的"文物",把前贤的美德传扬下去。

底层,是刘荒田的另外一个"原点"。他在旧金山住了30年,写作从未中断,著作20多部,文字数百万,是海外华文文坛公认的勤奋者。他把新移民的生存状况,把我们这一代遭受中西文化夹击的中国人的甜酸苦辣与梦想,淋漓尽致地表现于笔端。

四年前,我与几位乡亲初识刘荒田。一起在唐人街小餐馆吃"煲仔饭",刘荒田翻阅一本相簿时,发现在座的黄杰宗,在园林艺术方面具有非凡的造诣。

以作家的敏感和责任感,刘荒田随黄宗杰到几处由黄宗杰设计和施工的园林景点,实地采访,并多次和黄宗杰深谈,然后写出长达万言的纪实文学《以异国木石构建东方神韵》,这篇作品在家乡引起震荡,激烈而持久。

大家这才知道,木讷寡言,双手常常沾着泥土灰的黄宗杰,以及他贤惠的妻子,原来是硅谷内外来头不小的造景专家,他夫妇所营造的小桥流水、凉亭假山、花木与游泳池,备受包括银行董事长,超级电脑企业主管在内的要人一致推崇。

从此,黄宗杰成了名人,家乡电视台为他制作了专题记录片,作为《台山人在海外》系列的组成部分。

近年来,我成为刘荒田的朋友,不时上他家吃嫂子做的台山汤圆,经过多次零距离的观察,我发现,尽管在西方居住了30年,自诩为"假洋鬼子",但一直致力于"回到原点"。

原点,就是乡愁的所在,精神的原乡,写作的出发点。他踏踏实实地写,为了新移民而写,为完成自我而写。

2009年深秋,一项特殊的荣耀猝然而至——刘荒田在中山市获得首届"中山杯"全球华侨文学奖散文类一等奖,我们通过网络观看颁奖典礼上他手捧奖杯的实况,比他自己还兴奋。

不久后,刘荒田载誉回到旧金山,我们把他夫妇拉进唐人街一家餐馆,举行盛大的庆祝。

我预先在两大张红纸上,写下刘荒田许多著作的名字,名篇的名字以及警句,挂在餐桌前面,获得一片赞扬。 回到原点的刘荒田,我们为你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