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三期杂志目录

新年献辞
封面人物:
商业奇才 林建中
大厨 梅贤添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历尽寒冬梅花香
东方红
鼻烟壶中天地长
社区通讯 :
《台山人在美国》杂志社座谈会
骆家辉出使 低调拎包抵北京
新总领事 访侨亲民
9.11永远的伤痛
适合新移民的双语高中
人人喜爱的乒乓球 把台山人联络起来
洪门致公堂 灯会庆中秋
新兴侨团 气势如虹
都斛同乡总会乔迁新址
刘邦禄新书 记录移民路
"他是台山人子侄"
散文天地:
爱国侨领第一人/三见何干之
陪衬人生/老屋的怀念
根的钻劲/菊颂/老叟应试
且教桃李闹春风/《感恩集》
清明扫墓/世殊事异话"作揖"
杀李通译/金山路(连载之二)
亚裔50杰出企业家颁奖典礼
纽约华裔小姐选美花絮
唐韵悠扬/人生旋律
名画欣赏/摄影天地
说养生/生活常识(四篇)
《台山人在美国》杂志引起关注
台山新闻:
三台山下尽风光
"侨爱新村"
六叔公笑谈骆家辉/台山资料知多少
端芬镇简介

清明扫墓

春雨

        古有"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之训,今有"喝水不忘掘井人"之谓,所指对象有异,但都是告诉人们:做人不要忘本。

祭祀,是指备供品向神佛或祖先拜祭,表示崇敬并祈求保佑。这是祭祀的基本形式。而按俗例每年清明前后子孙们都具备供品到祖先坟前追思。此举,乡间俗称"行山",老师出作文题叫"扫墓"或"省墓"。行山,是祭祀祖先形式中的特定形式。

清明扫墓,不但在家子孙全面出动,就是外出谋生,如劳务工人、机关公务员、下海经商者及港、澳、台,甚至在远隔重洋的海外子孙,都十分重视,万里迢迢回乡与家人一同到祖先坟前行礼,缅怀祖先。

扫墓,对孩子们来说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不过,在他们稚嫩的心目中缅怀祖先只是大人的事。他们真正感兴趣的是到野外去有得玩有得食。也难怪,大村里的孩子整天都是从家门到校门,读书做作业,循环往复,天天如是,这对天真活泼的孩子来说是枯燥乏味的。只是星期天到地塘去捉迷藏、玩老鹰抓小鸡等游戏;或晚上在月光下听奶奶讲"笨梁生"、"陈世美"等不知所以然的故事;或者,学唱"月光光,照地塘,年卅晚,食槟榔,槟榔香,炒猪肠"和"睇牛仔,真受气,吃碗冷饭和清水,眼泪流流亦要去"的民谣时,感到有点欢乐。而春光明媚的天气,野花遍地香的时光,到野外去无异于鸟儿出笼,结伴在蓝天白云下自由自在地飞翔,倦了,栖息树上,吱吱喳喳地叫一轮,饿了找食去,如此无拘无束的一天,对孩子们来说能不兴致勃勃吗?但这种心情,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积累,对扫墓内涵的体会逐渐在改变,在升华,终于有了缅怀祖先的认识。


对成年人来说,缅怀祖恩是一片虔诚之心。为稻梁谋而身处外地的子孙,只要条件许可,都不顾长途跋涉,风尘仆仆地回乡省墓。在家的因为祖坟多是土馒头,虽然有草皮保护,但难挡朔风寒霜,冬天过后,草枯了,绿衣裳变成了褐衣裳,泥土裸露,经不起雨水冲刷,本来是胀鼓鼓的土馒头变成坑坑洼洼,故扫墓前要培土,贴上草皮,铲除杂草,使坟前一片开阔,远接春风,让祖先心情舒畅,接受儿孙们的孝敬。供品的准备也要费一番功夫,供品一般分四大类:三牲类,虽然没有古代牛、猪、羊的隆重,但也有猪肉、鸡,甚至有烧鹅;菜肴类,有眉豆纹猪脚,蚝豉腐竹汤、薯仔烩萝卜干、猪肠煮椰菜、鱿鱼炒细粉、肉片炒菜花等,五菜一汤六大碗为标准;糍类,有白松糕、斩板糍、滑糕;其它,有酒、元宝蜡烛、信香、炮仗和蔗碌等。行礼时要行跪拜礼,或行三叩首礼。当年,在人们心中认为供品越丰盛表示心越诚,以赢得祖先尽心尽力的护荫,保佑成年人出入平安,发财添丁,健康长寿;保佑小孩快高长大,读书聪明,品学兼优。

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经过天翻地覆的变革,民智也随之开发,不少开明之士,在现实生活中逐渐认识到财富是靠双手创造出来的,不是靠神灵。因而,对扫墓有了新的认识:求祖先保佑是心愿,不现实的。若长此沉迷下去,必坠青云之志,终日怨天尤人,说什么家山风水不好,不思进取,自甘堕落,游手好闲,甚至染上烟赌陋习,自毁前程。还认识到用丰盛的供品去求保佑,名为缅怀祖先,实是一桩交易,诚心背后隐藏着私心,不是真情真意。

缅怀祖先,只要能永远记在心中就是心诚了。当然,举行仪式,把心诚化为行动也是必要的。因为,这样可以警醒自己,也可以影响社会。现在政府法定清明节为公众假期,就是为弘扬中华民族永不忘本的优良传统提供方便和鼓励。我们依俗例按时扫墓,祭品力求从简,省去三牲,菜肴,不点蜡烛,不放鞭炮。最时尚的供品是虔诚奉上一束娇艳欲滴的鲜花,行三个鞠躬礼。不再去找地气龙脉,不再去寻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风水宝地,而是把祖坟迁进公墓里,让祖先安居在松柏长青的环境中,过风凉水冷有睦邻的热闹生活。


世殊事异话"作揖"

—台山斗山镇浮石村掌故     赵卫伦
        "作揖"是一间祖祠名称。座落在斗山镇浮石村三坊上横街下,与四坊高和叔的大宅对门。

"作揖"背北朝南,开东西两门。东门斜对角是一块空地,盛夏之际,东风顺着开阔的空地朝门口飘来,阵阵凉风,沁人心脾,是避暑的好去处。晚上,打开东大门,睡在东廊,不用挂蚊帐,盖上薄被,自然风比现在的空调还舒服。西门口上斜对角有一水井,井水清凉,隆冬不涸,冲凉饮用,源源不绝。此处堪称风水宝地,如不聚居一群人,实在有负建祠者与堪舆的一片苦心。

有麝自然香,作揖果然成了"俱乐部"。大概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开始聚居一群人,第一代是思述、启恒和我。思述是作揖公的子孙,祠堂钥匙由他保管。跟着,单车工友国浓、池鲲加盟。作揖祠堂日间是空荡荡的。过了黄昏,渐渐地人多了,点起小油灯,开始谈天说地----讲新闻,谈趣事,说际遇,发议论。直到夜静更阑,才各自归家。刚才那吱吱喳喳的喧闹,顿归沉寂。这种讲古论今的闲扯,有对社会现实的褒贬,也有人生体验的交流。

俗话讲,广东人最怕扯头缆,一旦有人把缆绳扯起,就会风从蚁附。果然祠堂门打开不久,秉干、元琛、元冲、汝榕、进仰、陶钧、龙柱、彦登、汝发、暖权、嘉德、士尹、沾沃、锡林、广翰等相继而至。一时之间,士子云集人气旺,影响所及,连当时正在中山大学读书的四坊程岛兄回乡度假也来凑热闹。虽不敢说群贤毕至,但少长咸集是有的。作揖祖虽没有茂林修竹,也缺清流激湍,然亦彷佛兰亭雅集了。

"作揖"聚会,最热闹的是入夜时分。那时,活动内容已不是初期"侃大山"那么单调了,而是逐渐丰富起来。夜幕降临,为生活奔走的人们卸下汗衣,洗去征尘,加了油,忙里偷闲赶来聚集了。虽然,他们不是一齐进门,但或迟或早相差不大。随着人数的增加,东门口的梵铃声、秦琴声拍和着"别离人对奈何天……"的粤曲声飘荡起来了,接着中厅里在两军对垒,战云弥漫中传出了"将军"、"吉士"、"架中炮"等吆喝声。有时正在兴头上,见到池老鲲从东边的空地踽踽而来。恰好乐声、歌声告一段落,话题自然集中在池老的身上。池老有一股使人着魔的魅力,随着他对故事的演绎,接着就有人对故事中的一些人物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直到兴味澜珊,话题才转移到国浓载客的奇遇。时过午夜,才兴尽而散。

有时,又因为一些小问题而争得不可开交。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没错,争到面红耳赤也无结果,往往不欢而散。但第二天大家又若无其事了。不过,这也使我得到启示:说三道四也会增广见闻,积累知识。但生菠萝死斗,费时失事则就无谓了。有时可能会引起误会,还是避之则吉。我离开作揖后,常以此为训,凡事求同存异,多想几回"我可能有错",终于消除了不少的麻烦。

"作揖"盛时,正值我乡乘排球队远征三埠,力挫台城强队仁社,荣获六邑排球冠军之风,大力开展群众性体育活动之时。为了促进排球运动深入开展,浮石连年举办排、蓝球赛。虽然是一个乡,但有十个坊,加上学校、觉斋、作揖,不下二十队参赛,实是盛况空前。"作揖"诸子能组成球队参赛,那就比当年王羲之老先生他们祗知"修禊"事也"进步得多了"。

"作揖"要出赛,兵源不足,但不甘后人,本着重在参与的精神,由元琛、元冲、汝榕、思述和卫伦组成"揖联"队,参加篮球赛。经过龙争虎斗,"揖联"队荣获第三名。

冬耕种菜,育芽菜,是作揖聚会另一件最有意义的事。须知,年青人聚会,凑米煮夜宵、煲糖水是常事。有时是阔佬拔荷包,但是老是伸手也不行的,故有生产自给,种菜、育芽菜之提议。

种菜,在农村本来是小儿科,但对这班读书人来讲就不寻常了。翻土虽有能手代劳,但碎土、整垄、开坎就要将士拼命齐上阵。本来是一场小小的遭遇战,对我们来讲是血战平型关的大战役了。硬拼一轮,仗是打赢了,可付出也大呀——人人手掌起了小泡泡,返回大本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哑然失笑,大概是心照不宣——这就是种地的滋味。第二战役——管理也不轻松,要朝晚淋水,特别是早上,要赶在太阳出来前把夜间凝结在菜叶上面的雾水冲走,不然,让太阳晒干,菜就会生蚜虫,危害菜的生长,加上北风萧萧,水冻裂肤,对一向赛瞓晏的我们也不好受。俗话讲,洗湿头就要刮,谁甘愿做衰仔?于是硬着头皮任剃,真是劳其筋骨了。面临更大的考验是施肥。担着粪水,过巷穿街,招摇过市,不但膊头痛,碰到熟人,那种尴尬,更是妙笔难描。吊起挨得打,一次两次,所谓老女濑尿——惯了。讲到底还是归功集体行动。集体分担,互相鼓励,倾斜的心态才能得到平衡。随着不断的收获,"作揖"诸友领会到盘中餐粒粒皆幸苦的含义,同时,也体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道理。书生之气的臭架子随之而放下。这一切为以后几十年比较从容地度过难关打下了基础。

育芽菜,虽没有种菜那么多波折,但从销售情况看,虽等量同价,我们育出来的菜总比同行的售得快,他们有时甚至到散市还有剩货。究其原因,是我们按规律办事,三天起菜,菜肥而嫩,白雪雪,光溜溜,正如买菜的婶婶讲,这么好的芽菜不买去哪儿买?而他们的芽菜是四天起菜,苗长了,瘦而老,色泽不鲜,还有须根,又怎能引起买者的意欲呢?"作揖"的售菜能手从此被婶姆戏称芽菜发,也算是逸事一椿。从此我悟到了一条为人处事的道理:货真价实,众人满意则事成。投机取巧,乡亲不满,则事败。对此,以后不敢有违。

"作揖俱乐部"的夜生活虽平淡无奇,但人生体验却异常丰富。"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走进社会,在几十年的人生征程上,迭遇滚滚波涛,滔滔恶浪,有时被推上高高的浪尖,有时又被抛下深深的谷底。险象环生,终究有惊无险。"作揖"的孕育不无功劳。当年人人皆我友,个个是吾师,如今各有各精彩。对这一点,"作揖"之友皆有同感吧!

"作揖",谢谢您!"我真想再活五百年",永远怀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