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四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台山女陈倩雯的奋斗史
大器晚成陈美菊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麦家有女喜成长
美国木石 东方神韵
慈善为怀的寿星公
东云阁
社区通讯 :
纽约中华公所
台山宁阳会馆新主席
联成公所 群贤毕至
协胜公所 培养人才
洪门忠义 致力为公
纽约昭伦公所
华埠怒吼 公义何求
酒店英语训练班结业
美东台山杯体育协会成立经过
欢迎父母官 细说故园情民路
我有一个梦:成立艺术团
马华文化的结晶—娘惹菜
一个大马 食全食美
散文天地:
乡野"积善堂"
我们这代人
情泊布碌仑
"福地"就是一颗感恩的心
风吹荷花满室香
浮石村人真好彩
军魂
"宝学"悬解

历史掌故:
台城琐忆
双喜临门
蛮陂头水电厂往事
"背猪仔吃糍"
台山锣鼓八音 落地美国开花
巴金台山之旅
丈夫不洒临歧泪
功成身退自陶然
中国最老的科举考生
孙文致梅就的信
故事连载: 金山路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三首)
思念(两首)/古兜丰姿(三首)
唐韵悠扬 / 天涯之旅
书画欣赏: 梁炯勳作品欣赏
陈虹作品集
谭超平、曹文耀、姚国辉书法欣赏
生活常识: 韭菜的29种保健功效你知吗?
通讯画页:
美国亚裔50杰出企业家颁奖典礼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春宴盛况
台山美东第二届乒乓球团体赛
华裔小姐拜访赞助商
法拉美FARAH赞助选美活动
美加美集团活动
美亚文化交流协会艺术团成立
侨团活动
华人善终基金会筹款晚会
纽约华人总商会22周年晚会

情泊布碌仑

黄少静

        1999年9月25日,这一天对于我来说极具纪念意义。这是一个好日子,是我下机到纽约的日子;这是我呆在中国熬了四年的漫长岁月,然后带着将近三岁的女儿直奔纽约来跟先生团聚的好日子;这一天刚好是那一年的旧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天从人愿,花好月圆,应时应节,触景生情。在飞机上,我们还拿到航空公司送给乘客的迷尔小月饼,精致且美味,我好感恩上苍的厚待。

先生1995年来美,把家安在曼哈顿下东城Ludlow街47号大厦。巧的是楼上、楼下和对门都是洽秋哥他们一大家族的几户人家。先生刚搬进这幢新装修的大楼不久,秋哥就认识了他这个都斛人的女婿:缘份就是如此这般奇妙,天涯咫尺间,有缘人总能相遇。我一到步,住在同一个楼道里,大家互相问候,拉拉家常,寒暄几句,亲亲切切,热热闹闹。直到秋哥一家搬进康尼岛的新房子,我们还一直来往,秋哥前秋嫂后的,同乡人的话题情真意浓。而我的脑海里也老是记得多少年以前,在都斛南村小学的排球场上,总有秋哥与我的兄长黄致远凌空跃起扣球的英姿。记忆中的秋哥本来就是挺拔伟岸,现在一如既往。倒是我那少年时代的哥哥,"膝大腿瘦",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那时,哥哥一下课便往球场跑,放学回家总是第一时间找吃的,好像从来就没吃饱过。现在的哥哥也变得英挺了,精明且干练。记得2000年1月,我们第一次到加拿大探望父母时,哥哥驾车带大家越过美加边境游玩,在那个小小的边防检查站前,哥哥竟跟那两个白人警员天南地北的谈笑风生,把我们晾在一边,看得我目瞪口呆。我开始佩服哥哥了,这就是我的兄长,早几年从台山那个边远小镇走出来时,只懂A、B、C、D 26个英文字母和"Long live Chairman Mao" 的纯朴青年。环境真能造就人,时间也同样改变人。只是啊,无论秋哥还是远哥,他们的头发已浓密不再,也许仔大女大,事业有成的魅力大抵也源于此:十个光头九个富。我愿他们都属于那幸运中的九位。

我们蜗居在唐人街,一住六年,也用了六年的时间来磨练自己的意志。那些日子,先生是全日制学生,放学后还得到衣厂打钮。我呢,白天上班,放工后赶返夜校。幸亏有家公帮忙带女儿,免了我们的后顾之忧。十多年后的今日,女儿带着爷爷从唐人街乘车回家,她问祖父:"爷爷,小时候,您接送我,现在轮到我每天带您回家,开心吗?" 小女孩朴实无华但真情实意的话语,让爷爷老怀大慰。那些日子,我从未因打工辛苦而沮丧过,却为未能按时缴交作业屡受老师批评而泪流满面。忙啊!倦啊!时间不够啊!先生怕我吃不消,往往替我赶做功课,想来也够惭愧。那些日子,我让先生买了一辆二手车,开着去上学,好有个练习驾驶的过程。我跟他说:"你悠着点,我们慢慢来!"。那些日子,先生和女儿有固定的双休日,而我却不行,所以,如果有那个大日子是连着星期天的,那可是令人雀跃的事情。我们会预早计划参加两天一夜的巴士旅行团:我们去华盛顿DC,参观过白宫、国会山庄,走过朝鲜战争纪念广场,看过费城那斑驳的自由钟;我们去缅因州,畅游卡地亚国家公园,攀登安东尼云石峰,品尝龙虾沙律,乘船出海观赏栖息在海中央大岩石上成群的海狮和沙鸥,还有矗立在海边那古老的灯塔……我们去普士乐园、多米尼游乐场,漫步维珍尼亚海滩;我们游览上州美景——佐治湖和八仙湖;我们乘雾之女神号去欣赏神秘浪漫的新娘面纱瀑布,还有那星罗棋布的千岛之湖……我们崇尚中国人的古训:"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但也没有执着地考究女儿有没有从中获益良多,而只是想让她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我们省吃俭用,苦中作乐。这应该也是每个新移民刚起步时应有的心态吧,只有这样,你才会觉得日子无论甜酸还是苦辣都容易过。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开始就说:我喜欢纽约一因为我已捱过了那段孤单守候的岁月。到现在我总是说:我爱纽约一那是因为我们一方面经历了奋斗的艰辛,一方面收获到成功的喜悦。那些年里,我从衣厂起步,再转到托儿所,而后进入银行。人望高处啊,柳暗又花明。每转换一份工,我便努力从中更新自已的知识和技能。那些年里,我考了驾驶执照,我通过了入籍考试。先生毕业后,也有了份福利颇好且安稳的工作,朝八晚四,上班下班,买菜煮饭。女儿芊芊也乖乖巧巧,上学放学,一路快高长大……那些年,我们就这样过来,一步一个脚印,每个脚印都藏着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且容我往后一一道来。

2006年是我们的转运年。3月,我找到了一份可以发挥自己潜能的工作,接着又如中奖般搬入上西城的政府公寓,2房1厅800平方尺的舒适空间,令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一下子春光明媚,安居乐业的感觉又回来了。然后,女儿小学毕业,考上了西17街的Lab School。我们上学返工,顺路顺车,顺水又顺风。至此,全家人每周都有双休日。为此,我们企盼了整整六年,也为之足足奋斗了六年。我们勤奋工作,努力学习,享受生活。

在曼哈顿上西城96街的周围,风景这边独好:东面是世界之最的中央公园,占地843亩,古木参天,郁郁葱葱。西面是美丽的哈德逊河,一衣带水,从北至南,蜿蜒而来。春天的清早,我们一家三口去中央公园晨运,各个族裔不同肤色的青年男女朝气蓬勃,有的推着婴儿车跑,有的牵着宠物狗在走,置身于他们的行列,幸福的感觉就这样慢慢地向你荡过来。夏日黄昏里,我们闲坐百老汇大街街头,喝一杯Cappuccino,一任那徐徐熏风轻抚脸腮。秋风乍起,我们到哈德逊河边垂钓,不管有鱼没鱼,我们收获欢声笑语。无数个冬日,当先生驾车送我们上班上学时,经由96街出口,转上西边高速公路往南行,那个弯道的路,那路旁两边的树,雪压枝头,煞是好看,我便对女儿说:中国古诗有云,"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描的正是此情形,绘的便是此景致。每到星期四,先生就开始计划周末要带我们上那儿——我们上布朗士动物园;我们去Queens Mall尝试各种风味小食;我们搭渡轮到Staten Island去探访名胜古迹;我们去Far Rockaway海边踏浪;我们去布碌仑博物馆、植物园,去康尼岛的游乐场,然后在那里的布菲店饱餐一顿……当我们驱车游历的时候,先生总是对女儿说:芊芊别睡觉,好好看看周围的环境,好好浏览地面的景物,见识一下外界的千姿百态。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每天都面对着纽约的Subway图和Bus图,有时再这样来实地看看,对纽约五大区的地理位置更加了然于胸,自然而然地,热爱自己的工作,热爱自己的生活,这样的情愫便弥满你的心胸。

女儿大了点,我们便作长途旅行。我们回中国寻根,我们去加国探亲,我们去芝加哥访友……一年换一个地方,每趟一到两星期。芊芊很能适应,计划一成行,她便开始收拾自己的换洗衣服和生活必需品。出发之日,每人一个背囊,先生则多拉一个大皮箱,一家子就这样轻装上阵,Check-in,check-out ,报关检查,芊芊驾轻就熟,意兴盎然,我们乐此不疲……

去年,女儿便是以这段生活经历为背景,从中摄取题材,写了两篇内容充实且有见地的文章参加华埠青年会(CYI)举办"Summer Leadership Institute"选拔,结果入选。十五岁还不到的芊芊在这些大哥哥大姐姐(他们全是高中十一、十二年级及大学在读生)的带领下,全心投入这个组织的活动。他们分类讨论社会问题以及寻求模拟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参加社会贤达的讲座和直接参予社区活动。一个暑期完后,芊芊越发大方自信。记得有一天先生需要休假办事,不能接送我们。那天下午六点,爷爷、女儿和我在中国城坚尼路会合后一起乘车回家,下车后,我下意识让爷爷走在前面,女儿走在中间,我殿后。谁知芊芊马上说:"妈妈,您要走在我的前面,这样我才可以同时看顾住爷爷和您!"刹那间,我热泪盈眶。我马上顺从女儿的意思,走到她的前面。灯影依稀中,我默默地想:女儿要长大了,我们就要老了。其实,我心目中想要的便是这样。我们受的教育很正统,我们的思想观念很传统,传统的中国人想要的便是这种慈孝恺悌的境界。

2008年9月的一天,先生说:"我们已申请到固定的泊车位了,换部新车吧"。女儿马上响应:"好,要红色的!"这一换车,我惊诧地发觉——这个历来淡定从容的大男人对新车的需求竟如小男孩对新款玩具的渴求一样。哈哈,你也有如此幼稚可爱的一面,我趁机哼哼地羞了先生一回。他可不管,星期天一大早便带着女儿驾着新车出去,跨过华盛顿桥转右北上,不远处的河边有一个极佳的可观日出的好去处。回来时女儿对我说:"妈妈,您错过了,今天的日出特别美!""日落日出,天天如是,美的是你们的好心情吧?"我揶揄他们。先生站在一旁,眼角唇边抿着浅浅的笑。瞧这一大一小两父女,臭美!

2009年2月的一天,女儿突然对我说:"我们还是想办法跟爷爷一起住吧,上星期爷爷患了重感冒,两、三天没出门我们也不知道。"爷爷是颇有涵养的人,对我们,他习惯报喜不报忧,等到周末我们带汤水去探视他时,他已捱过了艰难时刻。但这爷孙俩感情要好,芊芊很快就探到实际情况报上来。于是,我们开始盘算换一处大些的居所。

2010年11月,我们退了那套政府公寓,把家安到布碌仑来。曾经,女儿希望搬到皇后区法拉盛,那里热闹,满街满道的美味小食让人垂涎欲滴。抑扬顿挫的国语听来悦耳,讲来顺畅,感觉舒服。但到最后,我们情泊布碌仑。当我们完完全全安顿下来,方惊喜地发现:布碌仑有着我们许许多多的台山人,有间我们台山人经营的"凤凰城"酒楼。这里的"药材狗仔鹅"会让你寻回久违了的家乡风味;这里的"生煎蚝饼"勾人思忆那远在涯海之滨的鱼米之乡;当你吸吮着野味浓郁的"豉汁炒石螺"时,你儿时在乡村水塘里摸鱼捡螺的情形便历历在目……天啊,这儿有谆谆的家乡音,可解漂泊日久的乡愁;这儿有殷殷故人情,可抚慰悠悠赤子心。好一个富丽堂皇的凤凰城,筵开60席,豪气又排场。什么"脆奶拼小炒"、"松子百合炒鱼滑"、"金华玉树鸡" 、"海皇卷炒虾球"、"黄金船沙律龙虾"、"韭王螺片桂花蚌",林林总总,应有尽有。佳肴美酒,色、香、味俱全。当我们在这儿饮过茶,吃过饭,办过宴会,便如约定俗成般——"上哪儿喝个茶吧?""凤凰城"。"找个地方聚聚旧吧?""凤凰城"。"这个周末去卡拉OK!""好,凤凰城富贵厅,不见不散!"天啊,情陷凤凰城!

想真点儿,这里的菜肴美味?不假!这个地方舒适豪华?没错!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人啊,亲!这里的客人大多乡亲乡里,见面三分亲。我在这里认识了三位都斛人氏的股东,其一是麦浩然先生,人如其名,静时眉宇间英气逼人,动处光彩照人。其二是精干且儒气的麦卫华先生,原来他是我和王晓华的恩师麦光羡校长的大公子。在台山,我们素未谋面,倒是在纽约的凤凰城,我们一见如故。只见他一气呵成地写在菜单上那龙飞凤舞,独具风采的文字,你会情不自禁地赞一句:虎父无犬子。我们也师出名门。王晓华与黄少静的文笔幸得其父启蒙,深受其父影响,从未忘记,麦校长往往规定我们在一堂课45分钟内交出一篇完整的文章,就这样,战旗飘飘,战马啸啸,我们以笔代枪,从儿时较劲到如今!如今啊,大家亲如兄弟姐妹,异国他乡有商有量。还有这里的女股东颖素姐,她那满月般的笑脸令人如沐春风,轻轻快快说句"免茶" 又让你宾至如归。我不由得猜想,什么样的生活感觉会让这样的女强人象幸福的小女人般过得如此亲情款款,笑意盈盈?我期待着,有朝一日,我可以为这如花笑靥背后的故事谱写那不同凡响的浪漫情长……

噢,布碌仑,布碌仑!慢慢地,我们由衷地喜欢这方土地:这里月朗风清,天高云淡;这里鸟语花香,莺飞草长;这里有点象闹市中的世外桃源,宜于休养生息;这里地灵人杰,风物长宜放眼量……

噢,布碌仑,布碌仑!日久他乡是故乡。情归何处?情泊布碌仑!布碌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