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四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台山女陈倩雯的奋斗史
大器晚成陈美菊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麦家有女喜成长
美国木石 东方神韵
慈善为怀的寿星公
东云阁
社区通讯 :
纽约中华公所
台山宁阳会馆新主席
联成公所 群贤毕至
协胜公所 培养人才
洪门忠义 致力为公
纽约昭伦公所
华埠怒吼 公义何求
酒店英语训练班结业
美东台山杯体育协会成立经过
欢迎父母官 细说故园情民路
我有一个梦:成立艺术团
马华文化的结晶—娘惹菜
一个大马 食全食美
散文天地:
乡野"积善堂"
我们这代人
情泊布碌仑
"福地"就是一颗感恩的心
风吹荷花满室香
浮石村人真好彩
军魂
"宝学"悬解

历史掌故:
台城琐忆
双喜临门
蛮陂头水电厂往事
"背猪仔吃糍"
台山锣鼓八音 落地美国开花
巴金台山之旅
丈夫不洒临歧泪
功成身退自陶然
中国最老的科举考生
孙文致梅就的信
故事连载: 金山路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三首)
思念(两首)/古兜丰姿(三首)
唐韵悠扬 / 天涯之旅
书画欣赏: 梁炯勳作品欣赏
陈虹作品集
谭超平、曹文耀、姚国辉书法欣赏
生活常识: 韭菜的29种保健功效你知吗?
通讯画页:
美国亚裔50杰出企业家颁奖典礼
美国都斛同乡总会春宴盛况
台山美东第二届乒乓球团体赛
华裔小姐拜访赞助商
法拉美FARAH赞助选美活动
美加美集团活动
美亚文化交流协会艺术团成立
侨团活动
华人善终基金会筹款晚会
纽约华人总商会22周年晚会

弦管声中常睇戏 浮石村人真好彩

赵卫伦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思娇情绪,度日如年。"一曲传统的"客途秋恨"南音,那苍凉凄婉的腔调,随着二胡、秦琴和洞箫的伴奏和声,飘荡在夜凉如水,星月皎洁的上空,飘进在夏夜门口或空地上乘凉的浮石村人耳鼓,他们听得如醉如痴。被剧中人缪莲仙那"耳听秋风枯叶落,又见垂柳锁含烟"的游子悲秋、意中人远的惆怅情怀所感动,忘记了蚊子的叮咬,忘记了翌晨争季天未亮就要去犁地。此情此景,三十年代初即往往出现在浮石。原因是浮石有个琳琅剧社。

琳琅剧社组织始于1929年,发起人有士恒、炳祥、辅安、平洋、汉亚、务强、皓登、芝庭等先辈。1935年经台山县人民政府批准,正式成立。它是我县乡村第一个业余剧社。其宗旨是以正当娱乐代替烟赌不正之风。所以每天工余的晚上,他们都在弦管声中弹唱粤曲,自乐娱人。浮石村民之所以特爱弹唱、演戏,其来有因。

当年浮石各坊的祠堂书馆都有叫做"散仔窦"的青少年聚居之所。他们对新事物最敏感,最易接受,最爱模仿。从此,在琳琅带动下,唱粤曲代替了唱木鱼,逐渐也代替了赌纸牌、玩天九。模糊记忆中,散仔窦大多都有一本翻得已卷了边的《新编粤曲大全》,里面选载的都是当时流行的粤曲曲词。有的墙上还挂有几件二胡、秦琴和箫笛等简单乐器。有音乐伴奏的就唱得起劲,惟妙惟肖;无伴奏也高声清唱一曲,乐在其中。就这样,粤曲在浮石青年中基本普及,收移风易俗之效,村民深以为幸。

普及了,就逐步提高。琳琅剧社由曲艺弹唱进到登台演剧,是势在必然。当年琳琅做大戏,受惠的另一群体是我等的祖母那一辈人。她们大多出生于光绪年间,都是"扎脚族"。到民国反正,她们跟着"时尚"起来,成了"放脚族"。小脚虽已从象征满清腐败皇朝的扎脚布中解放出来,但还未触及她们整天在厨房围着锅台转的精神世界。琳琅的演出,如春风化雨,为她们补上走出厨房、接触社会的一课。自幼年时,就知道祖母晚上去升界祖看琳琅做大戏,演《陈世美不认妻》,《背解红罗》,《包公审郭槐》等。观后也会发点"评论赏析"之类的口头文章。她们对陈世美不认妻还要雇凶杀人灭口的丑行恨之入骨;对秦香莲敢把状元夫婿告上衙门的大胆行为深表同情;对包公主持公义,蔑视权贵,铡杀陈世美极为赞赏。戏剧令他们树立了朴素的是非观,耳目一新。《背解红罗》,他们看到钟无艳半红半白的脸,样貌丑看,但她聪明,能解开群臣无法解开外邦送来的红罗,挽回眼看就要丢尽大国威望的危机,立了大功,封为皇后。形象地批判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道德观,并从侧面鞭挞了齐宣王的好色与无能。钟无艳敢于挑战男性社会的权威,长了她们一代妇女的志气,解了她们长期抑郁于胸的愤懑,思想得到一次形象的启蒙教育。

此后,浮石做大戏,逐渐兴起。从懂事时起,又听到母亲那一代的人不时在议论黄新雪梅如何好声又好戏。可惜余生也晚,到有睇大戏兴趣的年龄段,黄新雪梅已退出舞台了。当时她演那出戏,一无所知,不无遗憾。现在还记得曾看过琳琅演员赵惊堂与外地请来的花旦黎凤英、黎凤怀在世德堂演出,一连看足五天。当时少不更事,只觉得系锣鼓声响,个红个绿,个出个人看热闹,过眼云烟而已。

再稍后,又看到琳琅的卓仰,式逵等叔台在"旗竿夹"即后来的公共球场演《胡不归》、《沙场铁雁凯旋归》等剧。那一曲薛腔《慰妻》已相当流行,可谓耳熟能详了。卓仰叔后来还教我们演古装戏。又到后来,陈镜华、胡家龙、周曼霞来浮石演《胡茄一曲寒关月》。剧词有"寒关月,征人血,金簇壶空宝刀缺,英雄创伤才光荣,灭尽仇仇恨方雪"。悲壮激越,正气凛然,扣人心弦,感动观众。陈镜花的《再折长亭柳》,既有徐柳仙唱腔的韵味,又有他的独创性,听来耐人寻味。解放前,由炳思叔组织的《大联星剧团》,在公共球场演《桃花江上桃花月》,剧情与现代版的《一江春水向东流》同一思路,矛头所指是旧政权官员的腐化堕落。花旦陈少珍,扮相亮丽,表情逼真,莺声呖呖,一段《 乙反二五》"我只有外出为佣,赚取微钱为应付,免遭捱饥抵饿,终日相对垂泪。"切中时弊,感情投入,演来声情并茂,涕泪交流,观众为之动容,不禁同情泪滴潸潸下。

浮石做大戏,礼聘省城大型戏班演出,名闻四乡。亲朋戚友,闻讯而来,成一方盛事。如1944年春,遇天旱求雨和北帝出游,一向热心粤剧的汉亚伯从广州请来庆中华剧团,在戏台场上大演出,有武生、文武生镇山河、黎鹏飞,花旦李奉慈,帮旦筱茹珍,小生刘笑声,丑生蔡乃斌,阵容整齐。首场上演例牌《六国大封相》,各角色演员一一登场亮相,重头戏是武生坐车,重点表演武术的功架——吹须,和花旦推车的身段,棚面即伴奏乐队,也是一次全面合作功夫的检阅。接着,演首本《情盗粉梅花》,黎鹏飞、李奉慈担纲。第二晚是重点剧目 ,演出花旦拿手好戏《木兰从军》,战斗中的巾帼英雄花木兰在万里烽烟,金鼓声中挥军撼胡营。李奉慈英姿飒爽,身段潇洒,挥舞银棍,只见银光闪闪,仿佛水泼不进,光掩人影。此时她全神贯注,使出浑身解数,正是不管征衣血汗流,惟争沙场能得胜。精彩的表演,博得全场热烈的掌声。银棍舞罢,掌声未停,尤绕梁作响。另一晚由名丑角蔡乃斌主演拿手戏《本地状元》,虽非激烈的场面戏,但凭他精湛的演技,独特的唱腔,高难度的戏剧动作,加上老倌落力拍演,也引起观众极大的兴趣,甚获成功。此剧可能师承有戏剧圣人之称的名丑廖侠怀而来。有他惯有的戒淫警世含义。此类剧目,不妨多演,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演出成功结束后,浮石乡以大幅绸缎题词相赠。词曰:"轻歌妙舞昏皆擅胜,淡装浓抹总相 宜"以表谢意。此后,很久很久,一出《情盗粉梅花》,村人争说李奉慈,传为佳话。 抗战胜利后,为洗尘世八年忧伤,1946年,汗亚伯又专程赴广州请来阵容鼎盛的《大胜利剧团》演出,著名演员有武生梁冠南,名重羊城的薛派文武生冯少侠,花旦是电影明星马金娘,帮单是不久后名噪香港的凤凰女,小生也是尔后迅速蹿红香港的罗剑郎,丑生林冲。可惜当时负笈台城,无缘欣赏他们精彩的表演,甚感遗憾。只记得他们在浮石演罢,出台城曾演日戏《再折长亭柳》,由罗剑郎主唱,此时他已崭露头角,离脱颖只一步之遥了。

浮石做大戏,外乡人来睇,往往连"三出晓"都看完,直至天蒙蒙亮彩兴尽而归。估计他们在欣赏完几场好戏之后,心中那个在念叨:浮石人真好彩!

浮石人真好彩,还应感谢为琳琅披荆斩棘的开路人,为浮石大戏尽心尽力的热心人、先辈前贤!

注:"三出晓",俗称"三出候",是指正本戏演完后的另外一场戏,一直演到天刚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