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五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林氏集团第二代公司创办人林伟鸿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林建中:伟大的中国梦
星岛日报美东版开荒牛-梅建南自述
诗缘结“三山”-记中华诗坛名家梅振才
让生命继续发光
体操之花黄婉真
梅贤添爱心倾注在中国牌楼
社区通讯 :
台山女陈倩雯成功连任
陈劭毅领事荣调回国
美国台山总商会宣告成立
新宁杂志读者新春座谈会
纽约余风采堂新职员就职
协胜公会主席履新
安良工商总会120周年庆
纽约洪门致公堂新职员就职
龙冈亲义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至孝笃亲公所新职员就职
黄氏宗亲会新职员就职
伍胥山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梅氏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李氏总分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林西河堂新职员就职
遡源公所新职员就职
台中美东校友会新职员就职
美国林氏集团中国巡回演讲
第十三届纽约华裔小姐参选者拜谢赞助商
散文天地:
唐人街的女乡亲
作家访纽约 文人相见欢
那清澈的眼睛
母亲,送你一朵康乃馨
赵氏双雄/观球赛感言
我们的驾照笔试
我眼中的中国/毕业答谢词
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壆基山那金色的晚霞
乡间小路/远去的少年梦
纤云弄巧 文思奇趣
耀眼的乒坛流星——朱文彬先生
李氏先辈 厥功至伟
城市之父陈启铭
历史掌故:
台山历史之探源
浮石军民奋勇抗日杀敌
忆谈马冈村/恩师李嘉人
故事连载: 金山路(四)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唐韵悠扬
深秋断想/南海拾贝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欣赏
摄影天地 谈影论艺
林氏集团投资移民:
申请EB-5投资移民的条件和流程
纽约星岛日报有关EB-5投资移民报导
EB-5投资移民 十大典型案例
深度分析投资移民值得关注的三个问题
教育专辑:
浅谈中美法律差异之教育体系
美国大学入学及转学需知事项

诗缘结“三山”

—记中华诗坛名家梅振才      伍俊生

梅振才近照。
        “ 梅振才,纽约华埠的侨社名人、诗词高手。他是广东台山端芬人,1961年台山一中毕业,后来考上北京大学俄罗斯语言文学系。毕业后在广州科技情报所从事翻译和写作。1981年来到美国,业余笔耕不辍。现为纽约《华周刊》、《新周刊》诗词专栏主编,《侨报周刊》散文专栏作家。现任中国中华诗词学会顾问,纽约诗词学会、纽约诗画琴棋会、全球汉诗总会会长,中国东南大学客座教授。《百年情景诗词选析》、《文革诗词钩沉》是梅振才近年研究诗词的心得结晶。梅振才身居纽约,情系故园,诗缘结“三山”—台山、燕山(北京)和金山(美国),为弘扬中华文化,特别对传统诗词的推广,作出无私奉献,取得丰硕成果。

梅振才受书香之家的熏陶,从小酷爱诗词。父亲梅均普在广州大学教育系毕业,曾任台山师范、台山一中、培英中学语文教师。梅老师喜爱传统诗词,写下诗词逾千首。1953年,梅振才从家乡端芬来到台城,就读台城镇三小。父亲在台山师范任教,他就住在珠峰山上的教工宿舍,与父亲同寝一室。在父亲的指导下,他学习唐诗宋词,钻研格律,学写旧体诗词。“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 古典诗词的意境和文字,使他着迷;李白、杜甫和李贺音情激越,奋发向上的雄心与气概,早就植根于幼小的心田上。1957年时年14岁的梅振才写下一首《游广州六榕寺》:

苏匾王碑历几朝?我来古木半枯焦。
心随清磬参三味,意逐香烟探九霄。
举目衣冠皆璀璨,低眉褴褛独萧条。
殿前信步徐翘首,花塔云头掠大鵰。

此诗情景交融,直抒胸臆。特别是后四句,梅振才见到游客“衣冠皆璀璨",而自己“褴褛独萧条“,相比之下,自惭形秽。但他并没有唉声叹气,而是借景抒怀:“花塔云头掠大雕”,展示自己的鸿鹄之志。当时,一位语文教师读了这首诗,称赞不已,说他初试啼声,已见不俗,连父亲也点头称是,连说两句:“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梅振才自小志存高远,特立独行。放学后,振才最爱蹲在街边的旧书摊看连环画,读公仔书;晚上则挤在人堆里,听说书艺人陈池讲《水浒》,邝浪平讲《三国》,直到夜深才溜回家。振才重友情,讲义气,与一班同年的街坊邻居结成玩伴,周末假期,呼朋唤友,一起嬉戏游玩。其中七人最为投契,还效仿“桃园结义”歃血为盟,“七兄弟”中三哥张法刚,喜好艺文,后考入广东民间曲艺团,以撰词编剧为职。张与梅的兄弟情谊及诗词唱和,从少年至老年,在人生的风雨洗涤中,这一对义兄义弟,友谊保持至今。


梅振才(后右2)与父母、三位妹妹合影。

1956年读初中二年级时,语文老师出了一道作文题——《我的理想》。当时,很多同学写的是长大后要当“工程师”、“人民教师”、“科学家”等等,而梅振才则写《我想当华侨》。因为他想起了早在二十年代就飘洋过海,在金山孤身拼搏,撑持整个家庭的祖父;他也想到了孙中山说那句“华侨为革命之母”的名句。在那些年,“出国”与“叛国”几乎成了同义词。对这种“另类”理想,语文老师在卷上的评语是“文笔尚好,观点错误”。出人意料评上75分。说也巧,竟一语成签,后来碰上国门开放,梅振才和许多台山侨眷,包括曾批他“观点错误”的语文老师,都相继移民美洲。

1961年夏天,梅振才在台山一中高中毕业了。他各科成绩皆优,高考也得心应手,自认为报考北京大学志在必得,岂料接到的竟是落第通知书,伍星耀校长大为惊讶,立即派人到广东省招生办公室查询。原来梅振才所属的街道管区一名主任发了一封信函,诬告他“对党的下放政策不满”。北大马上把他从录取名单剔除,其他院校也不敢录取。当时伍校长不敢把实情相告,只说几句安慰话:“你高考成绩不错,只是招生办搞错了。不要紧,就留校当教师吧。”于是,梅振才这个18岁的“落第秀才”带着悲愤、失落和颓丧的心,做了台山一中的俄语教员。好友谭炳宇同病相怜,送了一本从书摊上买来的旧书,那是朱光潜的《给青年的十二封信》。梅振才一口气读完,如服了一剂解愁圣药,精神为之一振。除了朱光潜的十二封信,著名翻译家曹靖华的散文和俄国普希金的诗歌,都给梅振才的心田注入活水,给他带来勇气和希望。翌年高考,他再报考北大,但弃物理系而选俄语系,只因为曹靖华是系主任,普希金是俄国人。结果梦想成真,1962年,梅振才终于考上了北京大学俄罗斯语言文学系。

在梅振才要离开台山一中时,特别感念母校的老师。除了父亲梅均普之外,黄蔚然、邝若玲、李若泉、余锦游等语文老师,对培养梅振才诗词文学的兴趣,都产生重大的影响。而梁国衡、曹沃霖、马天驹等外语老师,伍永良、林滋荣等物理老师,刘瑞师、伍达仕等化学老师,黄质甫、谭鹏飞等历史老师,陈学宏、余伟君等图画、音乐老师,都是梅振才所敬仰的老师群像。2009年,值母校百年校庆之时,梅振才填词一阕《临江仙˙颂师恩》:

纱帽山前林荫道,难忘石级千层。
经年默默任攀登。
肩承孺子梦,引领展鹏程,
万里归来寻旧路,良师身影分明。
人梯风范见忠诚。
赞歌扬四海,曲曲颂园丁!


梅振才在《文革诗词钩沉》新书发表会合家留影。

1962年秋,梅振才满怀喜悦,迈进了燕园——北京大学校园。他赞叹燕园风景之美:处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湖光塔影、草木扶疏……他仰慕燕园教授阵容之鼎盛:物理学家周培源、化学家傅鹰、美学家朱光潜、哲学家冯友兰、翻译家曹靖华、史学家翦伯赞、作家冯至……犹如星辰汇聚,璀璨夺目。他庆幸能进入这间著名学府深造,觉得人生道路洒满灿烂的阳光。

入学第一周,俄语系主任曹靖华给新生作报告,谈治学之道,提倡“啃钢条”精神,给了梅振才极大启迪及激励。此后,他以“啃钢条”精神,天天跑图书馆,阅读了大量俄国和西欧经典著作。由于学习刻苦,成绩优异,他还被推举为班长。

在北大,梅振才读的是外语,但对中华文化却情有独钟;一直痴迷传统诗词。其间他于1967年写的《暮登岳阳楼》及1968年写的《哀祖父》更是情真意切的佳作:“诗思沉浮云梦影,乡心摇落洞庭秋。一声长笛清如水,涤尽天涯飘泊愁。”将自己离乡别井、漂泊天涯的空虚与茫然的心绪表露无遗。祖父远渡海外四十年,始终难圆归乡梦——“悲风易断还家梦”,最后客死异国——“寂寥孤冢横荒岸”。这凄惨的描述,读之催人泪下。

梅振才不仅自己在诗苑上笔耕不辍,还与同班的几位诗词爱好者:贺国安、于树森、汪连兴、尹旭等结成诗社,“课余工暇,尝取古今名篇而诵之”;文革大串联时,众人“架长车以游四海,披风尘而历千山……于是乘兴挥毫,随心泼墨”;1968年,他们这批待分配的大学毕业生被送往唐山以南、频临渤海之柏各庄军垦农场“接受再教育”,几人“朝歌夕赋,未尝辍止”。结果,数年下来,创作的诗词有几百首。在农场劳动后期,几个人欲自编诗集作临别纪念,又恐惹出祸端(这毕竟是个小集团活动啊),遂议决在工余之夜,私下利用连队刻印室印宣传材料的油印机,在草棚的微弱灯光下随刻随印。从每个人的作品中选出一百首(阙),集成一册,仅印十来本,除自留外,只赠至交。此诗集命名《同舟集》,现今附录在梅振才的《文革诗词钩沉》当中,如实地反映了他们在文革中的心路历程,也起了为史存证的作用。

在北大,梅振才结识了很多良师益友,更与曹靖华、朱光潜教授成了“忘年交”。他与曹教授相识于燕园,而密切接触的是毕业后在广州工作之时。1979年,曹老南来广州从化温泉疗养,一住就是两年多。振才经常探望他,得到他悉心教导和帮助,并更了解他的品格和为人。两人往来的二十多封信,全部收入《曹靖华书信集》中。朱光潜教授是因为他的《给青年的十二封信》,帮梅振才度过了最颓废的日子。所以一入北大,振才便给朱教授写信,谈及“十二封信”对自己的影响,并请教有关读书问题。教授很快就复信,鼓励振才“青年要向前看”。不久,在北大图书馆偶遇朱教授,并作了短暂交谈。临走时,朱教授深情地说:“你还年轻,好好努力吧。”梅振才赴美后,还收到朱教授多次赠书。

梅振才在北大刚读完四年级,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这场风暴,北大就是“台风眼”,不论时间、地点、抑或各种人物、重大事件,北大都是一个交汇点。这两年,梅振才目睹了江青、陈伯达、康生、聂元梓等一批“文革红人”在北大的“精彩”表演;感受了燕园一片血雨腥风,几乎所有名教授,如曹靖华、朱光潜、季羡林等,都被押上批斗台,送入“劳改队”,受尽了折磨。一些教授,如翦伯赞、俞大絪等,身心俱创,终于含恨自赴黄泉;他还经历了北大的武斗场面。被“路线斗争”所愚弄的学生,分成敌我两派,在燕园划地为营,大刀长矛,相互残杀。昔日同窗,今朝仇敌。可叹大学学府,竟沦为杀戮战场!

1968年夏天,梅振才他们这班大学生,告别生活六年的燕园,被遣送到渤海之滨的军垦农场接受“再教育”。当时农场也搞“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梅振才还成了“重点审查对象”,原因是有海外亲属关系。燕园六年,真正读书的时间只有四年,另外两年搞运动,现在来到穷乡僻壤修补地球又过两年,他感到青春空耗,前途黯淡,文革的残酷现实,已将自己青少年时代的各种美好理想一一彻底破灭。1970年,他写下一首《水调歌头˙抒怀》,词的上半阕直言:“书生翻岁页,感慨一何多!年少如山意气,直欲挽天河。谁令寒窗秉烛,锦瑟华年轻负,万事已蹉跎!对镜抚双鬓,悲愤不胜歌!”

1968年8月,在分配工作,决定去向之时,梅振才毫不犹豫选择南归故里。怀着迷惘的心情回到故乡台山。


本文作者与梅振才在宴会上。

回到台山,梅振才先在台山化工厂化验室当了专业不对口的技术员。虽说这不是他的专业,但也获得科研大奖。在此,梅振才喜结良缘,生儿育女。夫妻恩爱,儿女聪慧,一家人其乐融融。

到了1978年,落实政策,振才夫妇分别调入广州科技情报研究所和广州微生物研究所工作。在大城市,有份专业基本对口的工作,夫复何求?但是,对于“壮志今犹昔,豪情尚未消”的梅振才来说,这份稳定的工作未能缚住他狂野的心。他要趁国门初开,出国拼搏,将来干一番自己的事业!

1981年夏天,梅振才到美国纽约。这些年来,不管生活多么奔波,不管工作多么忙碌,梅振才自始至终对中华文化的传承有使命感,一直坚持钻研,坚持创作,坚持传播。这些年来,写下数百首旧体诗词。其诗作题材广泛,诗风清新明白,朴素自然,韵味隽永。2001年,“9.11”惨剧,举世震惊。梅振才身在纽约华埠,目睹双塔倒塌之烟尘,耳闻警车驰救之啸鸣,心怀悲愤,奋笔写下了《水调歌头˙中秋双星恨》,并以调寄《临江仙》,填词八首,组成《“9.11”华裔悲壮曲》。此组诗在纽约广为流传,并获美国《彼岸》杂志社2002年所颁《世界华人纪念李白诗歌大赛奖》。

这些年来,梅振才在诗苑默默耕耘,也创作散文了数百篇。这些散文,抒写家国情怀,文笔清新,内容平实,且每篇末尾都有五绝或七绝诗作结。对全文画龙点睛,正如古人云:“叙事之中夹带诗词,本是文章极妙处。”正因为文章写得好,梅振才成了《侨报周刊》散文专栏作家。他的《中秋最忆是先侨》一文荣获2006年《美国中文电视》、《侨报》、《侨报周刊》联合举办的征文比赛大奖。最近,他写的一篇《台城萦旧梦》,深情款款地忆述少时的老师和朋友。人们视为“奇文”,争相传阅,台山同学网爆满。

“腹有诗书气自华。”振才业余笔耕,文思潮涌,佳作不断,令人折服和敬佩。我想,这除了其自身的天赋与才情外,更重要的是,他具有锲而不舍的精神和坚韧不拔的毅力。君知否,近几年在纽约地铁有一道独特的风景——梅振才每天都拖着一个带轮子的行李箱上下班,里面装有书籍和电脑。别人在车厢里发呆、打瞌睡,他却埋头读书或写作。他笑称这行李箱是流动图书馆,好些诗文都是在车轮的铿锵声中完成的。到了周末假日,静谧的公园便是他的好去处。一个人开车到公园,远离都市的喧闹,让思想游走在诗情画意中,捕捉灵感,构思文章。

梅振才既是妙手著文章,也是一位铁肩担道义的诗坛领军人。为了进一步推动研究中华文化诗词的风气,同创纽约诗坛新天地,梅振才与周荣、陈驰驹、赵振新、蔡可风等诗词爱好者,于2003年2月,筹建了纽约诗词学会。梅振才当选为会长,至今足足十年。纽约诗画琴棋会成立于1993年,集合了纽约艺文界的精英,包括诗人、作家、画家、书法家、歌唱家、演奏家、象棋大师等。2003年,由于老会长曾梦云谢世,梅振才众望所寄,被推选为会长。在以岑灼槐为首的董事会大力支持下,以及在全体会员共同努力下,今天的纽约诗词学会和诗画琴棋会,已成为华人社区文艺界一支生机勃勃的重要力量成为海内外颇有影响力的文化艺术团体。

十年来,两会在纽约《今周刊》、《华周刊》和《新周刊》等刊物,开辟了“诗情画意”、“东风第一枝”、“逸事吟唱“等诗词专栏,由梅振才主编,每周一期,刊登诗词名家及会员的作品。这三个专栏,既为作者提供研习诗词的园地,也为广大读者提供了精神食粮,可谓”广结同好,广被诗风“。

近年来,诗词学会每个周末举办一场诗词讲座。梅振才是组织者与发起人,也是诗词班的主讲老师。还有该会才俊、外地名师,都登上讲坛传道授法。许多学员是业余爱好者,经过200多场讲座,他们逐步掌握了传统诗词的艺术形式和创作技巧,在不同程度提高的基础上享受着乐趣,收获着成果。新人新作品不断涌现,如近年佳作迭出的郭仕彬、梁金枝、胡畅娱、吴钧衍、陈伟区等。而十岁就出诗集,十三岁就入南开大学文学院的张元昕小诗人更显纽约诗坛自有后来人。

诗画琴棋会每年都举办一次大型雅集年会活动。此外,诗画会每年都举办几次诗书画展,既活跃了社区的文化生活,也为会员提供展露才华、提升自己的舞台。2005年,该会还组织“美国华侨文化访问团“回国进行文化交流,并在北京和广州举办诗书画作品展览。2013年,为纪念中国航空之父冯如先生,该会又组团前往恩平,瞻仰冯如故里,并在纽约和恩平举办《纪念冯如先生诗书画展》,深得各界人士认同。

纽约诗画琴棋会廿载繁花好,诗词学会十年硕果丰,固然离不开一班中坚会员的齐心协力,更离不开担任两会会长已逾十年的梅振才所作的贡献。他学识渊博,涉猎广泛,挚爱中华诗词,专著行销各地,专题演讲——《诗不孤——传统诗词在海外》轰动了两岸吟坛。他的才华与人格,他的坚持与奉献,赢得了人们的尊崇和赞誉。早年,他当选全球汉诗总会会长;去年,荣膺中华诗词学会顾问。最近,他代表纽约文艺界回国出席”海内外中华诗词高峰论坛“。

俗话不俗: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会有一个女人在默默支持。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梅振才的妻子程淑娴,她毕业于武汉大学生物系,既是头脑灵活、办事利落的女强人,又是幼承庭训、贤淑端庄、相夫教子、一丝不苟的贤妻良母。平日,既要照料一家大小,又要管理公司业务,她已忙得不可开交,还是梅振才每篇作品的第一位读者和评论员,虽然她学的是理科,然所提的意见往往很有见地。

2007年,纪念结婚35周年,梅振才写有一首五律《赠内》,情深之作,读来荡气回肠:

台城湖畔路,新月宛如眉。
爱意随风长,情心逐浪驰。
青莲宜结子,红叶好题诗。
头白还携手,甜思初见时。

从2001年开始,梅振才为纽约《今周刊》撰写“诗情画意“专栏,每周一稿,逐一介绍中国近百年诗词作家情景交融的作品。三年下来,写下上百篇文章,而且深受读者欢迎。好些诗词同好还每周将文章剪下保存,希望振才结集成书。2005年春,梅振才的《百年情景诗词选析》一书,终于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

这是一本集百家吟唱,汇百年历史的力作。全书涵括了152位身份、地位、经历各不相同的作者之诗作,其作品都是借景抒情或寓情于景。而梅振才之所”析“则以实为据、旁征博引,既严谨精到又入情入理。对每一位作者的生平资料、写作背景都作了大量的查证和考据,并且挖掘钩沉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史料。可以说,《百年情景诗词选析》集诗情画意、掌故趣闻、时代风云于一炉。

总之,读完这152家的诗词作者的吟唱和对其解析,我们就像游走在绵延百年的历史长廊,领受到一段感人肺腑的情和一幅幅刻骨铭心的景,它们连缀成一道百年人文和历史的风景线。正如诗词名宿霍松林教授对此书的评论:选人选诗,独具慧眼;作者简介及诗意简注钩沉抉奥,对文革浩劫有所揭批,极具诗识,可为千秋龟鉴;穿插文坛掌故文人轶事,亦饶有兴趣,令人百读不厌。

梅振才在编著《百年情景诗词选析》一书的过程中,读到不少写于“文革”时期的诗词。他发现,即令在大革文化之命的“文革”,也留下了浩繁的诗词作品。尽管其中一些作品写得比较粗糙,但这些写于特殊年代的诗作,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而且许多诗作的背后,都有惊心动魄的人生故事。读着这些诗词,十年文革的刀光剑影、腥风血雨、人间悲剧、错假冤案,就像快速倒放的录影带,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正是:“多少悲歌多少泪,犹存断简残篇。挑灯觅句总凄然。”

梅振才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历史衍生了诗歌,诗歌印证了历史。文革诗词在中国诗史中是不可缺少的篇章,中国诗史不能留下文革阶段的空白;文革诗词与文革史实一样,是文革史的一个组成部分。不研究文革诗词,文革史也是不完整的。一句话:文革诗词,一样具有千秋万代的历史价值!自己是文革的亲历者,也是旧体诗词的爱好者,有责任对文革诗词进行研究和整理。在《百年情景诗词选析》出版后,梅振才马不停蹄,通过各种渠道,搜集和整理文革诗词,千方百计寻访文革诗词作者及其家属后人,选好文革诗词三百首(阙),对二百位作者的诗词与生平作出评介,独立成篇,每篇皆附有相关的珍贵图片。

2006年初稿、2009年定稿的《文革诗词钩沉》终于由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了。全书530余页,是《百年情景诗词选析》之姐妹篇,梅振才尽数年心力而成。这是一部以诗证史的传世之作。此书由北大著名教授季羡林题写封面,哥大著名汉学家夏志清翻译书名,国学大师周汝昌、文怀沙、霍松林题诗。此书有四篇序言,首篇为著名史学家余英时教授,标题是《为中国诗史别开生面》。

一个具有家国情怀、集儒道、正道、公道于一身,且有浪漫诗心和严谨治学精神的学者诗人 ,决不会中止对文革史的研究。梅振才将继续搜集和研析文革诗词,并完成另一部理论专著——《文革诗史》。我们在为 《百年情景诗词选析》和《文革诗词钩沉》击节叫绝的同时,更期待着梅振才的其他力作问世。著名作家刘心武在为《文革诗词钩沉》作序写道:“延续民族整体记忆的工作是神圣的。”梅振才这位台山才子、优秀的北大学生,在美国的自由天地,一定会为巴金所倡建的“文革博物馆”加砖添瓦!

梅振才父亲梅均普是我们台山一中的退休老师;而我和梅振才,也是台山一中的学友和教师;近十多年来又在纽约同一公司工作。多年情谊,非比寻常。我曾对振才开玩笑说:“当年要是你读北大物理系,中国可能多了一个物理学家。但命运却是这样安排,你读的是北大文科,庆幸中国多了一位诗人!”我很欣赏他那首七绝《咏梅》,特以此诗为本文作结:

亘古诗魂铁骨梅,赏临未必越王台。
重洋彼岸严冬日,一样凌霜傲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