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五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林氏集团第二代公司创办人林伟鸿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林建中:伟大的中国梦
星岛日报美东版开荒牛-梅建南自述
诗缘结“三山”-记中华诗坛名家梅振才
让生命继续发光
体操之花黄婉真
梅贤添爱心倾注在中国牌楼
社区通讯 :
台山女陈倩雯成功连任
陈劭毅领事荣调回国
美国台山总商会宣告成立
新宁杂志读者新春座谈会
纽约余风采堂新职员就职
协胜公会主席履新
安良工商总会120周年庆
纽约洪门致公堂新职员就职
龙冈亲义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至孝笃亲公所新职员就职
黄氏宗亲会新职员就职
伍胥山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梅氏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李氏总分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林西河堂新职员就职
遡源公所新职员就职
台中美东校友会新职员就职
美国林氏集团中国巡回演讲
第十三届纽约华裔小姐参选者拜谢赞助商
散文天地:
唐人街的女乡亲
作家访纽约 文人相见欢
那清澈的眼睛
母亲,送你一朵康乃馨
赵氏双雄/观球赛感言
我们的驾照笔试
我眼中的中国/毕业答谢词
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壆基山那金色的晚霞
乡间小路/远去的少年梦
纤云弄巧 文思奇趣
耀眼的乒坛流星——朱文彬先生
李氏先辈 厥功至伟
城市之父陈启铭
历史掌故:
台山历史之探源
浮石军民奋勇抗日杀敌
忆谈马冈村/恩师李嘉人
故事连载: 金山路(四)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唐韵悠扬
深秋断想/南海拾贝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欣赏
摄影天地 谈影论艺
林氏集团投资移民:
申请EB-5投资移民的条件和流程
纽约星岛日报有关EB-5投资移民报导
EB-5投资移民 十大典型案例
深度分析投资移民值得关注的三个问题
教育专辑:
浅谈中美法律差异之教育体系
美国大学入学及转学需知事项

那清澈的眼睛

马福荫

1

心里总是牵挂着那位被大人拖着走路的黑人小孩,那是大雪初晴的波士顿街头,路上人踪稀少。那是上午,一个黑人汉子拉着他大步流星地赶路,孩子才三、四岁,但好像很懂事,一路跌跌撞撞的,却不哭不喊。汉子后面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在半走半跑着。

我的心被莫名地揪疼,这汉子的心肠真狠,孩子这么小,天气这么冷,你一个大男人,不抱他倒也罢了,那走慢些不可以吗? 要知你迈一步,这小男孩要走许多步。如果孩子不是你的亲骨肉,那更不该,让孩子的母亲看见多伤心!

小男孩被拖得踉踉跄跄,差点儿跌倒,小手被黑人汉子紧攥着,拖着,吊着,唉!受罪了。他带孩子去哪里呢?上学?学校不是这方向。去地铁站?还很远呢,我不由自主地放慢车速,按下车窗,想劝劝他:走慢些好吗?我真想问这黑人汉子去哪里,送他们一程。黑人小姑娘注意到我的车子,似乎看出我的心绪,她一边气喘吁吁地小跑,一边给我投来友善的微笑。被拖着走的小男孩侧头望我一眼,清澈的眼眸流露着惊惶,泪水晶亮,我向他挥了挥手。这些,只顾赶路的黑人汉子当然看不到。后面的车子嫌我走得慢,按响抗议的喇叭,我不得不加大油门。走了很远,还从倒后镜里看他们的身影,真希望有警察或者热心的路人,出面劝告那黑人汉子。


2

一天中午,我女儿约了地产经纪去看房子。那些待卖的房屋都登在网上:位置、面积、屋龄、价格、离巴士站地铁站多远,这些资料女儿已经在网上查清楚了。熟门熟路的经纪领着我们,走近一户人家,打开门锁。我们走进屋子,业主已经搬走了,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我大大咧咧地穿堂入室,这边摸摸捏捏,那边拍拍打打,在地板上跺几脚,把电灯开了又关,关了又开,还按着抽水马桶咕噜咕噜地放水。买房子的是女儿,我趁机也当一回大爷。半天下来,已看了两户,女儿说还没找到兴奋点。

经纪人不折不挠,滔滔滔不绝地推荐第三栋房子,说它靠近地铁站,三室两厅两厕所,由于业主拖欠抵押贷款,被银行收回,已挂牌出卖,但户主还赖在里面。

有人住着,怎么好意思去看!经纪人说没事的,银行已多次通知他们搬迁。我和女儿还在踌躇着,经纪人已按响那户人家的门铃。

屋内只有一盏小瓦数的壁灯亮着。我站在大厅前,过一会儿才习惯这种昏暗。眼前的场景让我“咯噔”的愣住了---那个拖着跌跌撞撞的小男孩赶路的黑大汉,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屏幕上播放的是乱作一团的美式足球赛。那个曾经被“虐待”的小男孩坐在他身边,吃着芝士薯片,不时把薯片塞进嘴里,吃出的咔嚓声。大厅另一侧,一位上了年纪的肥胖黑女人,神情木然地嚼着食物。在光亮度好些一隅,一黑人青年妇女在摺叠衣衫。经纪人礼貌地向他们打招呼,却没有一个人理睬,这气氛真够尴尬。幸好这当儿,一个五、六岁的黑人小姑娘走出来,她就是那天跟着黑人汉子半跑半走的那位。她微笑着,向我们打招呼,露出雪白瓷实的小牙齿。然后,小姑娘飞快地瞟了漠不关心的大人们一眼,意思是:客人来了。那黑人汉子头也不抬,只盯着电视机上的足球赛;那青年妇女若无其事地摺叠衣衫;那上了年纪的肥胖妇人悠然自得地嚼着食物;那个男孩也走过来,小手挽着乳白色的小布熊,嘴边沾满了桔黄的芝士薯片粉末。我又被他清澈的眼睛震撼了!多么天真、多么纯洁的两潭山谷间的清净泉水啊!他走近我们,向我们问好,随后,他走到那黑人汉子身边嘀咕着什么。那人应该是小孩子的父亲吧?那黑人汉子还是头也不抬的在看着足球赛。小男孩拉着我女儿的手,走到窗前,拨开窗帘,小手指着窗外,咿咿呀呀的说着英语。小姑娘热情地带着我们到各房间参观,我跟在后面,脚步轻轻的,不再胡乱拉电灯开关,不再按抽水马桶咕噜咕噜地放水。走进厨房,只见餐桌上放着面包、咖啡、果干、奶酪、果汁、还有酒瓶子,水槽里堆满了待洗的餐具。

我没有心情看房子了,逃也似的第一个走出了门外。一会儿,我女儿他们也出来了。小姑娘在门口送客,她拉着我女儿的手,指着那光秃秃的树木,咿咿呀呀的在说着什么。

在回家路上,女儿说,嗨!小男孩真逗,你们知道他拉我到窗口说什么吗?他说树上的鸟巢都被风雪吹坏了,鸟儿没地方住,问我怎么办?众人笑了。我却笑不出来。光秃秃的树杈上的一窝枯草,在风雪中摇摇欲坠的鸟巢在眼前晃现。

女儿还说,刚才小姑娘告诉她,她们很快要搬家了,说真舍不得离开这里,这里春天的时候,许多鸟儿在树上唱歌,还有许多盛开的花儿。

经纪说他带人来看过这房子许多次了。这户人家有六、七口人,夫妇都失业了,没钱供屋,被银行收回,法院已下令全家搬迁。那黑人汉子酗酒,有时喝多了对老婆孩子发脾气。今天他没喝酒,态度算好了。

以后,他们一家子怎么办?住哪里?我问经纪人。

经纪人笑着说,你不用担心。美国政府不会让人露宿街头,也不会让人饿饭。


3

许多天以后的一个晚上,我从地铁站步行回家,大街上,水流般的车子,流萤似的灯火,波士顿的夜晚,蓬勃、安详。我又看到那挂着牌子出卖的屋子,窗户黑洞洞的,了无生气。莫非他们已搬家了?想起那小男孩被父亲拖着,跌跌撞撞地走路的情景,我还是有点儿心疼。

那天中午,我坐在地铁上昏昏欲睡。因为不是上下班时间,坐车的人少。车靠站了,我的心“咯噔”跳起来了,又是他们!那黑人汉子拿着一瓶橙色的果汁,一包芝士薯片,拉着小男孩上车来,身后跟着那个五、六岁的小姑娘。父子三人坐在我的对面。那黑人汉子嘴嚼着薯片,厚厚的嘴唇上沾满着桔黄的粉末;他拧开果汁瓶的盖子,咕嘟的喝了一口,再把果汁瓶子递给小姑娘,把薯片包塞给小男孩。汉子抹了抹嘴唇,仰着脖子靠在车厢上,打着饱嗝,眼神漠然。

那小姑娘抿了一小口果汁,把果汁瓶子递给那小男孩。小姑娘不时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好像在做作业,还不时同父亲说着什么。

地铁在咣当咣当地奔驰。那小男孩在吃薯片,喝果汁,小腿悠闲自在地晃荡。薯片在他的小嘴里发出脆响,他饶有趣味地吸吮小手指上薯片的桔黄粉末,还把湿润的小手指在衣衫上揩干。他看了一眼果汁已不多的瓶子,又抿了一小口,再塞到父亲手里。

地铁在咣当咣当地奔驰,我盯着小男孩的眼睛,那清澈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多么天真、多么可爱,没有人世丝毫的冷酷、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