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五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林氏集团第二代公司创办人林伟鸿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林建中:伟大的中国梦
星岛日报美东版开荒牛-梅建南自述
诗缘结“三山”-记中华诗坛名家梅振才
让生命继续发光
体操之花黄婉真
梅贤添爱心倾注在中国牌楼
社区通讯 :
台山女陈倩雯成功连任
陈劭毅领事荣调回国
美国台山总商会宣告成立
新宁杂志读者新春座谈会
纽约余风采堂新职员就职
协胜公会主席履新
安良工商总会120周年庆
纽约洪门致公堂新职员就职
龙冈亲义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至孝笃亲公所新职员就职
黄氏宗亲会新职员就职
伍胥山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梅氏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李氏总分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林西河堂新职员就职
遡源公所新职员就职
台中美东校友会新职员就职
美国林氏集团中国巡回演讲
第十三届纽约华裔小姐参选者拜谢赞助商
散文天地:
唐人街的女乡亲
作家访纽约 文人相见欢
那清澈的眼睛
母亲,送你一朵康乃馨
赵氏双雄/观球赛感言
我们的驾照笔试
我眼中的中国/毕业答谢词
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壆基山那金色的晚霞
乡间小路/远去的少年梦
纤云弄巧 文思奇趣
耀眼的乒坛流星——朱文彬先生
李氏先辈 厥功至伟
城市之父陈启铭
历史掌故:
台山历史之探源
浮石军民奋勇抗日杀敌
忆谈马冈村/恩师李嘉人
故事连载: 金山路(四)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唐韵悠扬
深秋断想/南海拾贝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欣赏
摄影天地 谈影论艺
林氏集团投资移民:
申请EB-5投资移民的条件和流程
纽约星岛日报有关EB-5投资移民报导
EB-5投资移民 十大典型案例
深度分析投资移民值得关注的三个问题
教育专辑:
浅谈中美法律差异之教育体系
美国大学入学及转学需知事项

我们的驾照笔试

黄少静

Cornell University
         八月三十日,我特意申请了一天假期,陪女儿到曼哈顿下城的交通局考驾驶执照笔试。因为女儿只有16岁零8个月大,监护人必须在申请表上签名同意。这是女儿在一个星期前才做出的决定,其直接原因是:八月三十一日,我们要去参观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

明年九月,女儿芊芊便要上大学了,所以申请大学之前,到自己感兴趣的大学校园里作一次实地探访是很有必要的。地处纽约上州Ithaca镇的康奈尔大学,距离New York City有200多英里,从Google Map上搜索查看,自驾单程要4个多小时,我们预留一小时的随机应变时间,来回程估计花费9小时。当先生一边在Google上搜索一边对我们描述这些资料时,女儿和我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约而同的望向他:您能行吗?因为康奈尔大学开放时间设在10:00AM至1:00PM。换而言之,那天我们要在早上五点钟前起床,六点钟出发。驱车远游最担心是精神疲劳,眼困。先生微笑着轻抚一下女儿的脸颊,用国语对她说:“放心,你爹没问题!”因为女儿也是华侨中文学校的学生,我们在家中也常用国语交谈。

第二天晚饭过后,芊芊用商量的口吻跟我们说:“我想我还是要去考了驾照笔试吧,因为我有了学车证,有驾照的人士坐在我旁边,我便可以开车。之前爸爸已对我说过很多那些有关交通规则和驾驶注意事项,我想我会开车的。只要我考了笔试,拿了学车证回来,爸爸带上我在家里周围的街道转几圈就行。到那天,如果爸爸敌不过瞌睡虫的话,关键时刻我就可以上位!”先生和我一下子愣在那儿,随即大笑起来:哎!我们的宝贝女儿! 芊芊鼓起两腮说:“嘿!你们别笑,我是讲认真的!” 我一边伸手搂住女儿的肩膀,一边投以先生征询的目光——先生会意的点了点头。“好主意,我们就这么定啦。妈妈也做后备军,我把驾照也带上,如果爸爸累了,女女和妈妈轮流上阵!”“妈妈,您别开玩笑啦,您的驾照只是作ID的用途,您拿了驾照以后在美国境内都没正式开过车!”“好啦,好啦,都是好样的!”先生一下子把我们都拥进怀里……


八月二十六日五点钟以后,我一下班便赶到格兰街“一通驾驶学校”去替女儿买《交通手册》一书。一进门,我吓然一见坐在前台的苏小姐风采依然。我们都很是惊喜——8年前,我也是在她这里报名学车、考驾照的。大家都感叹时光的流逝,她恭喜我的女儿长大了。

接下来的几天,芊芊每天都抽些时间温习那本书,然后跟爸爸讨论一些有关交通规则之类的话题。八月三十日早上,当我们母女俩并肩走向市政厅附近的交通局时,女儿问我:“妈妈,如果我考不过怎么办?”“那怎么可能?女女!”“妈妈,我好佩服您的。十几年前,您刚来美国,人生地不熟,您哪里来那么的大勇气去交通局考笔试?”我一听笑起来:“你说得好,我也好佩服我自己。”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先生把我和女儿带来美国,请假陪我们玩了两天,然后给我一张在杂志《一本万利》上撕下来有中英文对照的曼哈顿唐人街地图,让我在家带着女儿在周围走走,同时熟悉唐人街的环境。先生嘱咐我有什么事要给他打电话。他在坚尼路99号5楼上班。第一个星期里,我们到社安局申请了工卡后,便带着女儿到住所附近的康华幼稚园咨询有关的日间托儿讯息。第二个星期,我们再到华埠健康诊所申请医疗卡,最后到康华幼稚园报名让女儿去日托中心。女儿很乖巧,不会抗拒集体生活,因为在中国时,我已经把她带到镇中心幼儿园去体验生活半年,为移民作好准备。当然是因为我的朋友在这所幼儿园当主管的缘故啦,要不,不满三周岁的小孩是不能入托的。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那是女儿去私营日托中心的第一天。早上八点,我把女儿送进去,然后躲在一旁守候了半小时,见女儿的状态良好,我便放心离开。记得那天我是带着Side by Side book(1), 一瓶水,走进包厘街利口福餐馆旁边的麦当劳,买了一个鸡包,登上二楼挑了一个临街有窗的位子坐下来,打算好好享用一顿简单又便宜的早餐后,再静静地温习英文,为下一步找工作做准备。世事有时就那么那么的巧,在那里,我邂逅了我的老乡陈先生。那种异国他乡偶遇故知的美好剧情就此上演。一阵寒暄下来,我得知陈先生今天要去交通局考笔试,准备学车考驾照。我才知道在这里也可以用中文考笔试。当即我便把陈先生手中的那本书拿了过来逐页逐页地浏览了一下,尔后我跟他说:反正今天我也闲着,所以我想跟他一起去考考,试试看。他吃惊地望着我:“好!大家一起去,有个伴!”那时候的交通局在155 Worth Street,离这麦当劳只有五个街区,地形上是拐了一个大弯就到。我们一踏入交通局大门,只见大厅里人头涌涌,要考的人很多。我们随后加入排队的行列。陈先生把他的书又递给我:“我看排队得等上一阵哩,你抓紧时间再看看!”他的话令我很感动。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终于轮到我们了。每个人在考试前要照一张相片,那里有多个服务窗口。我把书还给陈先生,然后各自走向不同的服务员。我记得自己在拍照时一下子紧张起来,那个男的工作人员英文讲得飞快,我反应不过来,跟着感觉走就行……末了,他给我一个号码,让我坐在一旁候著,等待叫号分批进场。那时,我已经寻找不到陈先生的身影了。考试开始时我讲了一句“Chinese”,那人便给了我一份中文试卷,一共25道题,全部都是单项选择。于是,我便凭着自己的阅读能力和理解能力,一道接一道往下答题,很快便完成,但我没敢动,直到监考员叫“Stop”!我才让他把试卷拿走!完后,又被安排到另一个大厅等候,最后有人叫我的名字,然后给我一张单子,指给我去11号窗口。里面的女工作人员跟我讲了一大堆,我捉摸着她是说我笔试通过了,只错了3道题,让我交费。我机械地从口袋里拿了一个红包出来,里面有美金50元,那是先生的一个亲戚给我的见面红包。然后那女士退回我11美元!天啊,在此之前我连想也没想过考试需要付钱,要是我口袋里没有足够钱,那我该怎么办啊?天啊,在中国,我可是个名正言顺自信自强的高中教师,怎么一来到纽约的交通局,就好像变傻了一样!刚才自我感觉还蛮好的,就不知什么时候脑子里便一片空白,云里雾里,糊里糊涂的便给我考过来了。

当我捏着那张收费单据随着人流走出交通局大厅,我一下子发觉自己迷路了,这不是我先前进来的门口!放眼四周,一切皆陌生,街上的路牌全都是英文。来时跟陈先生一边走一边聊的,我也没有留意周围的景致,我没有了方向感。我尝试着转过一个街道,发现有一个公共电话亭,猛然记起先生的叮咛,赶紧掏出一个25分的硬币塞进去,拨了他工厂的电话号码。那头有人接电话,然后让我等。我估计是叫我先生去了,又赶快连塞两个25分的硬币进去,我不知道能捱多长时间,我就只有这3个Quarter了。终于,先生的声音从那边响起,我心里一下子欢呼起来:“爹爹,我现在在交通局门口,我考过笔试,但我找不着回家的路了。”先生说了句:“站在那儿别动,我马上来,不要动!” “咔! ”的一声,电话就挂了!刹那间,我便没有了几分钟前的不安与恐慌,洋洋自得又在心间膨胀起来。

大概15分钟,先生走到我面前,用手轻戳了一下我的前额:“你啊!跟我来。”我随着他围绕着交通局占地的整个街区转了一圈,才恍然大悟——交通局的大前门是在Worth街,其后门在Hogan Place,而侧门是在Centre街上。我是从前门进去,从后门出来,又转到侧门的公共电话亭。先生带着我沿着Worth街往回走,只走过一个街区,唐人街的地标——孔子大厦便矗立在前方。对我这一“壮举”,先生有点哭笑不得,他对我训道:“记住,这里不是中国,你不要过分自信。”

两个星期后,我收到交通局寄来的学车证,那上面的相片让我觉得很别扭:剪得短短的头发(担心美国剪发花费贵,来之前便把长发修得短短的),两颊各自飞着一个黑蝴蝶(十月怀胎生女儿时留下来的,怎么折腾也飞不了),强装镇定的眼神,严肃拘谨的表情……但先生却说不错,那怯怯的模样瞧着还行。这个学车证便一直搁在我的钱包里当ID用。直到2004年2月,先生提醒我:你若再不参加考路试,这证件便失效了。接着,我以三十九岁的高龄,学了10堂驾驶课程,考了两次路试才得以拿到真正的驾照。那时候我似乎还蛮有成就感的。嚷着自己开车上路,但先生说我们的二手车车身大,新牌仔难驾控,等买了新车才开始吧。等到我们换了新车,我反而担心弄花了崭新的车体,更是不敢尝试了。只有那么一两次,我去加拿大探亲时,因为那边地大,旷野无人处,在先生的鼓动下,我才忐忑不安的坐上驾驶座。当我在畅通无阻的高速公路上把车速升到每小时60英里时,自我感觉便象一个醉酒驾车的妇人,茫茫然不知所向……

今天,我又一次把自己的驾照拿出来与女儿重温了当年的“豪气”,恍如昨日。芊芊依着我,把弄着我的驾照:“妈妈,我觉得您来美国来对了,您现在是光彩照人,跟以前判若两人,I love you , Mom!” “ I Love you too,女女!” “爸爸当年毅然放弃了他在中国搞得有声有色的教育事业,移民美国,也就是为了我们的未来。我们来美以后,也一直尽力而为,往后就指望女女了!”芊芊紧握一下我的手:“好,妈妈,女女来接棒!”女儿是她学校田径队队长,她的强项是4 X 800接力赛,还有越野赛。我跟女儿相视而笑,我们手拉手,向前走。

这么多年了,交通局也搬到了Greenwith 街11号。芊芊一踏入交通局的大门,便在入口处拿了份表格填写好,然后我在监护人一栏签上名,干脆利落的。“妈妈,您好好坐在大厅这儿看您的书,我自己去那边考试就行!”我不大放心,随后也悄悄地跟着踱过去,在交通局大厅的西南角,他们用安全带围栏围成一个区域,那边是笔试专用区。我望了望里面,只见女儿淡淡定定地站在等候的队伍里,这也许便是我当年等待应试的模样?只是女儿今日完全是有备而来!如此清清秀秀,娉娉婷婷的天然样,便是当年我背着下飞机来的那个BB女吗?岁月如梭,似水流年……

我回到大厅里坐下,慢慢地沉浸在我那书的海洋里……女儿一下子走到我身边:“唔,妈妈,我考不过。”我抬头望着她。我抿着双唇,一个劲儿把笑意逼在眉目间,直视她的眼。无声中,我的犀利的眼神便突破了女儿的佯装,她那向日葵般的笑脸刹那间便在我面前绽放开来——“我Passed啦,100分!”我一下子站起来,深深地拥抱着我的女儿,把我刚才的遐思,我的感慨,我的欣慰,全都揉进这一深情的拥抱中。“赶紧告诉爸爸!”我说。“别急,等我交好费,办好一切手续后,出到街上才打电话,可以生动点儿向他描述一下整个过程。”“好主意!”

“爹爹,不好意思,我没考过,下次还要来。”女儿略带委屈的声腔大抵迷惑了爸爸,然后爸爸在那边也许讲着一些抚慰的话语吧。要知道,我们这个女儿有时还真有点让人放心不下,每每当她完成一些大考后,她爸爸都会问她:“感觉怎么样?顺车吗?”“没有塞车,一路下来很通畅,感觉不错!”但有时到最后便出了一些状况。说不定爸爸今天还真有点担心她呢。随后听到女儿大声说:“骗您呢,我一下子就考过了,100分!我还用您给我的附属卡付了八十元,今天拿了一个临时的学车证,正本两个星期内就寄到……”我在旁边一听,惊觉自己怎么就忘了给女儿钱付费呢!犯糊涂了,又傻了一回。

芊芊的手挂在我的臂弯里,欣欣然往回走。当我们走过华尔街的“铜牛”像路段时,只见许多游客正排队等待上前拍照留念。女儿说:“我记得小时候,爸爸还把我抱上牛背坐过,有相为证呢!”“芊芊,妈妈想知道,将来你学有所成之日,你还敢到这里来执牛耳吗?”“妈妈,您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出类拔萃,像华尔街的精英那样,叱诧风云,尽领风骚?”女儿反应敏捷。“其实也不尽然,只要你坚持自己的信念,志存高远,勇于探索并敢于尝试,每条大街小巷都有可能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华尔街,匠心经营者,应具‘铜牛’精神。纽约天地广阔,大有作为,文韬武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看你自己敢与不敢,为与不为。”“妈妈,您可不能小看您的小女孩啊!”“好,那我拭目以待我的大女孩将如何作为。”

我们母女俩就这样子一边聊着,一边逛街。我们很亨受如此美好的时光——我心底里有点儿庆幸,走在我身边,挽着我臂膊,轻依我肩膀的这个女孩既是我的女儿,也像是我的朋友……

后记

八月三十一日,我们的康奈尔大学之旅相当惬意。去时兴奋,回时愉快。出门时因为天仍未亮,我为女儿拎了枕头,带了被单,让她躺在车子后座美美地睡了将近三个小时。我坐在先生旁边可不敢打瞌睡,皆因前路陌生,只靠GPS导航,我不时要替他望望路,把把关,聊聊天,提提神。回程时女儿说:“妈妈您到后面来睡一会吧,我坐前面跟爹爹说说话。”一路上,两父女兴致勃勃地谈论着Cornell的“公私合营”、“一校两制”;Cornell的湖光山色、天影空蒙;Cornell的古色古香、风情别样;Cornell的磅礴苍茫、大家之风……我们便在这轻松愉悦的交谈中,坐着飞驰的车子穿越这筑在山地、丘陵上的Highway,一颠一簸,摇着、晃着,思绪飞扬……那时那刻,我们谁都没有想起那静静地藏在妈妈钱包里的驾驶证,还有女儿悄悄地揣在口袋里、昨天方拿到的临时学车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