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五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林氏集团第二代公司创办人林伟鸿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林建中:伟大的中国梦
星岛日报美东版开荒牛-梅建南自述
诗缘结“三山”-记中华诗坛名家梅振才
让生命继续发光
体操之花黄婉真
梅贤添爱心倾注在中国牌楼
社区通讯 :
台山女陈倩雯成功连任
陈劭毅领事荣调回国
美国台山总商会宣告成立
新宁杂志读者新春座谈会
纽约余风采堂新职员就职
协胜公会主席履新
安良工商总会120周年庆
纽约洪门致公堂新职员就职
龙冈亲义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至孝笃亲公所新职员就职
黄氏宗亲会新职员就职
伍胥山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梅氏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李氏总分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林西河堂新职员就职
遡源公所新职员就职
台中美东校友会新职员就职
美国林氏集团中国巡回演讲
第十三届纽约华裔小姐参选者拜谢赞助商
散文天地:
唐人街的女乡亲
作家访纽约 文人相见欢
那清澈的眼睛
母亲,送你一朵康乃馨
赵氏双雄/观球赛感言
我们的驾照笔试
我眼中的中国/毕业答谢词
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壆基山那金色的晚霞
乡间小路/远去的少年梦
纤云弄巧 文思奇趣
耀眼的乒坛流星——朱文彬先生
李氏先辈 厥功至伟
城市之父陈启铭
历史掌故:
台山历史之探源
浮石军民奋勇抗日杀敌
忆谈马冈村/恩师李嘉人
故事连载: 金山路(四)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唐韵悠扬
深秋断想/南海拾贝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欣赏
摄影天地 谈影论艺
林氏集团投资移民:
申请EB-5投资移民的条件和流程
纽约星岛日报有关EB-5投资移民报导
EB-5投资移民 十大典型案例
深度分析投资移民值得关注的三个问题
教育专辑:
浅谈中美法律差异之教育体系
美国大学入学及转学需知事项

耀眼的乒坛流星 朱文彬的精彩人生传奇

朱子刚

朱文彬翁遗照。
         朋友,我要告诉你们的一件珍闻是:中国乒坛叱咤风云的国手、名将们都知道梁焯辉是中国乒乓球之父 ,新中国第一位国家乒乓球队总教练;然而有哪一位乒坛朋友会知道梁焯辉的启蒙师傅是朱文彬?又有谁知道这位上世纪三十年代末从农村出来打遍省、港、澳无敌手的朱文彬的精彩人生传奇?

2011年4月9日,先父朱文彬的遗体在美国纽约市唐人街中华长寿殡仪馆内安祥地躺着,数百台山乡亲络绎前来吊唁这位望重杏坛的一代名医。在无数的悼念花圈中,有一个并不显眼的花圈垂挂着,挽联上清清楚楚地写:“朱文彬乒乓球师傅千古 阳居 肇庆乒乓球总教练陈仁杰敬挽。”这位广东省肇庆市乒乓球总教练陈仁杰(当年在台城担着货郎担沿街叫卖面包的“面包仔”)送来的花圈,“乒乓球师傅"这个称呼诉说逝者老人另一面的辉煌。

1918年10月27日,朱文彬出生于广东省台山三八邹村乡凹头村的一户华侨家庭,在他未出生之前,父亲朱裘霭就已漂洋过海到了美国,在三番市华人餐馆当一名侍应谋生,与其母亲余明仙结婚时即已分居于地球的两半,一中一美,聚少离多,朱文彬自小由母亲抚养长大,靠父亲那微薄的侨汇维持生活。那时国弱民穷,华人似狗,当时在美国受到的严重歧视和侮辱,令父亲决定将儿子朱文彬留在中国全力培养发展,并将文彬的美国"出世纸"废弃掉,以断绝文彬的赴美杂念。据说在父亲逝世时,留给儿子文彬的唯一遗产是:一个医生的出诊药箱和一把听诊器。这是朱文彬成就医疗大业后在乡亲们间流传着的美丽传说。不管怎么说,小时候的文彬聪颖活泼,读书刻苦,成绩优良。但猪圈岂跑千里马,花盆难养万年松。旧中国穷山沟里的乡村,文化教育水平不高,为求更好更大的发展,在十三岁那年,母亲余明仙就放手让小文彬只身离开家乡,到广州投靠乡俚,开创一段新的人生历程。

孤身在那灯红酒绿的大世界里摸爬滚打的朱文彬,就读于广州的华侨子弟学校--培正中学。朱文彬身材高挑,清瘦刚健。洁身自爱,从不去占染任何不良嗜好,更不去惹事生非。由于少年的好动好学,令他喜爱上了学校乒乓球桌的争雄。上课前的刺杀,放学后的滚打,总能见到他的身影,加上他的机灵,聪慧,很快就能在小人国里称王称霸,爬上了学校乒乓球排名的第一把交椅。随着岁月的磨练,他由校内杀到了校外。由学区杀到了社区。只求友好,不求霸王,虚心好学的他的这一个性,让这个毛孩子在乒乓球的天地里轻松游刃而老师如云,谁都喜欢跟他比划比划,谁都喜欢对他点拨点拨,他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赢输无所谓,更能让他的球技发挥得淋漓尽致,什么将军卸甲、海底捞月、仙人指路、将军拔剑、鬼王拨扇,成了朱文彬横板绝技动作的专有名词。打法日渐成熟,使他在广州乒坛崭露头角,以至在广州培正中学念高中时,这个山沟里出来的十七八岁小伙子已打遍广州无敌手,并在全省运动会上,夺取冠军头衔。

全省冠军,令朱文彬在广州拥有众多的追随者,当时在广州南武中学念书的乒坛神童梁焯辉,自然成了朱的好朋友,好球友,乒坛死党。乒乓球是他们每天必修的课目。在朱的带磨下,梁焯辉的球技日新月异,突飞猛进,很快就夺得了广州市少年冠军。

1937年仍在培正高中的朱文彬,风华正茂,准备以全省冠军的主力人选,代表广东省参加全国运动会。然而,日本侵略者的铁靴踏碎了他的乒球梦。全运会被迫取消,准备良久而又无处发泄的烈焰燃胸,朱文彬为首的广东主力作出了一次省(广州),港(香港),澳(澳门)三地的乒球大交流,当年,由朱文彬带头,带领梁焯辉,容富培共三人,首先杀进了香港,而迎战他们的是当时的香港名将潘世芳,潘世安兄弟等人,弟弟潘世安是刚刚将世界冠军沙巴多士斩于马下的响当当大人物,而哥哥潘世芳比潘世安更技高一筹,技术全面,经验丰富,独占香港乒坛冠军鳌头多年,舆论一边倒向香港。但朱文彬他们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朱以他独有的将军卸甲,海底捞月的稳健削球,以反手的仙人指路,将军拔剑,正手的鬼王拨扇的凌厉进攻,打得潘氏兄弟汗流如水,嚎叫不止,比赛成了无奈的摇头表演。撞铜墙,扫落叶,就是当年鏖战的最好写照。几十个回合的激烈较量,潘氏兄弟唯有拍下称臣,口服心服。哎呀呀。不得了,香港乒球与传媒无不一片哇然,惊呼“从农村出来的朱文彬小子战胜打败世界冠军的名将”。此行,朱以一局未输的全胜战绩,横扫了省港澳,全无敌。此后,也奠定了朱文彬为羊城五虎之一(朱文彬,梁焯辉,余祖勉,冯国浩,张国材合称羊城五虎)的江湖地位。在乒坛,有朋友传说朱曾在解放前代表中国乒乓球队参加远东运动会,但作为儿子的我从未听父亲提过此事,真希望这不是一个美丽的传闻......

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凶残侵略,那个男儿不热血?朱文彬毅然放弃了他的乒王之路,投考了国立中山大学医学院,决心以精湛的医疗技术洗脱中国人"东亚病夫"的耻辱,从此,朱开创了他的另一页精彩人生。这耀眼的乒坛流星,似乎消逝在茫茫的太空。


朱文彬(右)、马典初(左)参加国防建设时在欢送大会留影。

因战争的关系,时局的不稳定性,学院地址居无定所,朱文彬随医学院远离广州,四处飘荡学习。还好,到1944年,各项医学知识技术基本掌握成形。怀着抗日救国的信念,朱文彬就急不可待地与一班初生牛犊,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到抗日部队,在国民党第四军当上了随军实习医生,参与中国军队对日本侵略者的第四次湖南长沙会战。这个乒坛上的常胜将军,到了真的杀戮战场,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长沙会战的失败,国民党第四军军长张德能据说因在激战中擅自带兵撤离战场而后被蒋介石处决一事,给朱留下了难忘的震撼。此后,朱离开了军队,先后在惠州,广州教会医院任医师,主治医师,与护士长出身的罗励志结婚后,远离大城市,回到了广东台山的小乡----潮境墟自己开业,打开了朱文彬医务所那威震四乡的乡民健康生命保护伞。开始了他终其一生的救死扶伤医生生涯。每天繁忙于治病,救人,治病,救人......但,只是在每逢小镇墟期的四乡排球比赛激烈争夺之时,就会有人跑到诊所门口对他挥手眨眼,示意球场上十万火急。怕被妈妈发现被骂个狗血淋头(墟期,也是病人最多之时。当然,有时妈妈也会只眼开只眼闭,假装不知道),他总喜欢找借口让夫人"顶档",留守诊所大本营。自己溜出来方便方便。一出诊所,又是男儿的另一番天地,台山特有的九人排球中的右翼攻击手位置,是他这位高个子的专利,扣球的不猛力但空位定点其准无比,令对手头痛不已,只要他一旦弹跳挥手,全场马上"准个,准个......"呼声四起,那种疯狂,震耳欲聋......这一"准个"呼号,让朱文彬独得"准伯"的美誉,并一直伴随了他好多年,以致许多人当面只叫他为"准伯"而不是朱先生。不管怎么说,但求快活平静渡人生吧。此段期间,他的几个小孩陆续出生,也是他这位男接生公的妙手接生操作。

是千里马,总会傲跑江湖。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翻天覆地的社会大变革,优越的社会制度,廉洁奉公的干部队伍,让这位热血男儿看到了前途,看到了希望。为了保卫美好生活的家园,1951年,朱文彬抛开了小康家庭生活的眷恋,毅然投身于新中国的国防建设,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9军参予了广西追歼国民党残部和剿匪战役,第二年4月,49军改编为空三军并移防到东北吉林省四平市。由南闯西,再远征东北。朱文彬经历着人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始终以精湛的医疗技术,兢兢业业地奋战在救死扶伤的火线上。

精彩无时不在。当谁都以为朱文彬已远离乒坛江湖的时候,不期在1952年夏季,朱又在东北的乒坛上,意外地出现。当时朱随空三军驻防在东北吉林省四平市,多随军部活动的医护队,此时反而有了一些空闲。朱的业余嗜好就是钻出来玩乒乓球。真是无巧不成书,此时的四平市刚好举办东北三省乒乓球公开赛,那时候的东北大汉,球技跟广东还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无奈赛场中,朱文彬这匹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野马,远看似赵子龙混战长板坡,近观乃美须公挥刀斩五关,直把那小小场馆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那叫好声连起,欢呼声不绝。各路英雄豪杰,无不被这个南方小子狠狠地横扫了一把,最后,眼巴巴的看着这小子把东三省乒乓球冠军的皇冠收缴囊中,不服气者众,找上门来叫打(球)者众,闹学球者众,着实热闹了一番。然而,这颗耀眼的东三省冠军只是昙花一现,真的只是昙花一现,三省乒坛许多人甚至还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何方神圣?几个月后的53年初,朱就奉命随空三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成了中国赴朝的一位白求恩式的大夫。从此,这位乒坛名将,又突然地,默默无声地消失在乒坛人士的视野之中。


坐落白沙朝境河边的朱文彬医务所。

1953年夏,朝鲜战争结束。朱由于家庭的种种原因,婉辞了军长曾国华多次要求他留在空军医院任职的邀请,本安排在广州工作,但应台山人民政府强烈要求,于8月从朝鲜回到家乡广东台山,任台山人民医院副院长兼卫生学校校长。几十年来,朱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台山人民的健康医疗,防病防疫,作出了极其巨大的贡献并多次得到国家的表彰。单以当年的防治霍乱病,一种死亡率特高的急性,烈性传染病的抢救为例,朱创用的加压快速补液法,不知抢救了多少危重病人,使台山成为全国死亡人数最少的县市,此一成功的抢救典范----加压快速补液法抢救霍乱病,后来被定为医学院校的教材经典。另外,台城人绝不会忘记,文革前的台城的一道独特夜景:安宁平静的台城夜空,经常会在一连串由远而近的单车铃响后,平白无故地突然爆发一阵急促的撞门声,往往能将附近一大片街坊,从熟睡甜梦中惊醒(当时的条件,哪有电话安装在家)。随后就是一阵扣人心弦的,医院守门员安叔的大声呼号:"朱院长,快回西院(内科)抢救!"呯!呯!呯!"朱院长,快回北院(传染科)抢救!"呯!呯!呯!"朱院长,快回儿科抢救!"呯!呯!呯!。"朱院长,快回外科抢救会诊!......无数个如此的半夜声境,亮丽着朱文彬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片赤诚,孩子们绝不会忘记的一次,抢救了危重病人一整夜回来刚刚躺下睡着的爸爸,那呯呯的打门声又响起......犹豫中的妈妈,叫来人可否先找XX主任?谁知,鼾声中的爸爸不知怎么突然爬起来问是否有人找?妈说:你一夜未睡刚躺下......和霭可亲,从不发火的爸爸立刻雷霆大怒,“我只不过是个人辛苦一点点,但人家托付我的是亲人的一条生命和全家的希望......“从此以后,无论何时,但凡有来者,一概不误。父亲爱民众,民众更爱自己的专家,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日子里,父亲被造反派定为“反动的资产阶级技术权威”人物,停职停薪,冻结银行帐户,被隔离在牛栏里,接受造反派的劳动改造,强制于医院里的脏、粗、重活的体力劳动工作,但许多时候,往往父亲还未出去干活,那活儿早就被病人的陪人干得无影无踪......多少次,多少的不知名的来者,带着点点心意,来到我家,对父亲这个"反动的资产阶级技术权威",对其亲人病情的诊断治疗提供的及时正确的处理意见,表示衷心的感谢,并千嘱万嘱,一定要转告父亲,人民需要他,希望他要坚持住,好好保重身体......母亲总推却来人,不要到我家来,免受牵连,"怕什么,朱院长救死扶伤,为民众鞠躬尽瘁,何罪之有?我们本身就是种田的,大不了回家吃红薯。”三八邹村家乡的贫下中农,知道父亲受到批斗,愤愤不平,曾计划组织万人进城,准备劫持父亲回乡,让贫下中农来“改造他”(其实是保护他),此计划后因父亲及时"解放"而搁置。多好的群众,多好的乡亲,在这,我谨代表父亲,向曾经支持,帮助和保护我们的各位朋友,乡亲父老,表示我们衷心的感谢。造反派百思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么多的人都说你好?总找不到你的岔?无奈的结论是,父亲的“精仔哲学"作的怪。唉,但愿他们能明白,真正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是人民公仆的根本。正如纽约台山联谊会在悼念他的悼词里无限感慨,无限敬仰地点出,朱文彬先生是"台山人民的健康守护神。他的一生,是光荣的一生,是对祖国,对人民有卓越贡献的一生。"就是他灿烂人生的光辉写照。


责任的重大,工作的繁忙,但朱文彬始终没有放弃过对乒乓球的热爱,多少次,朱特邀为佛山专区(当年台山属佛山专区管辖)乒乓球队技术指导,带领佛山专区乒乓球队参加省市举办的各类乒乓球赛并取得辉煌战绩。使佛山专区成为广东省乒乓球最强的地区之一,每次大型赛事,只要有朱的出现,总会引来一大班教练球员的围观,取经求教或问病求医,而朱总是毫不保留地倾囊相送,令多少人得益良多,"赢球不傲志,输球不输人"是我父亲驾驶球场的根本。当年曾聆听过朱教导的省少年集训队削球手骆少强,每每谈起旧事,无不历历在目,激动万分,更为晚年同住纽约,近之咫尺而不知,错过拜访问候的机会,遗憾不已。在台山县这小小的县城里,这个当年曾被周恩来总理称之为"全国排球半台山"的小县城天地里,排球是全县人民的运动最爱,但朱文彬却以他精湛的乒乓球技艺,用业余时间,边玩边带,硬是带出了排球运动以外的另类乒乓之花。他们是陈仁杰,广东省队队员,肇庆市乒乓球总教练。中南五省冠军,被称为中南五虎之一的(陈仁杰、陈金刚、邓大松、潘尡南、XXX合称中南五虎)。朱维坤--广东省队队员,恩平县体委乒乓球总教练。叶恩赐等等一大批广东省的著名国家乒乓球一级运动员。令当年的中国第一位世界冠军--容国团也曾带队亲临台山联谊友访......同样,朱文彬的乒球风采也深深地影响着他的七名子女,至今仍活跃在各自的单位乒坛并取得不错的成绩。曾记否?儿时的孩子们就曾以朱家单一家庭组队,战胜了当时准备参加广州军区乒乓球大赛的某部队代表队,成为全城一时的乒坛佳话。

乒坛友情,那会因时光的流逝而消断。梁焯辉,这位新中国国家乒乓球队总教头,从来没有忘记他的这位尊敬的启蒙师傅。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文革期间,梁焯辉来到广州出差,打听到我父亲在台山,就马上要专程来台山探望。当时,戴着资产阶级技术权威帽子,刚刚从造反派牛拦里爬出来的朱文彬,感慨万千,谁能知道人生世事的变幻。朱还是低调地到广州。是对中国乒坛风云的追忆?是对浩劫中仍存的庆幸?是对未来的担忧?是对美好将来的渴望?俩位乒坛老友,作了人生友情的深沉的一次相聚。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让照片留下最后一聚的记忆。因为那些年没有相机。

晚年的朱文彬移民到美国与儿女团聚。热爱运动的他,在这里又以90多岁高龄的身段,参予交谊舞技的表演,被美联社记者采访报导而轰动全美。从不张扬的朱文彬,最后的人生晚霞,还是被人亮了一把。

乒坛流星,星光灿烂,几度耀眼,又几度消逝。是金子,是钻石,在那里都会发光。而象朱文彬这样耀眼的流星,这样丰富多彩的人生丰碑,能有几许?......

安息吧,绝代名将。安息吧,一代功臣。你留下的国球之魂,早已在世界各地花开烂漫。看见吗?他在丛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