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五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林氏集团第二代公司创办人林伟鸿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林建中:伟大的中国梦
星岛日报美东版开荒牛-梅建南自述
诗缘结“三山”-记中华诗坛名家梅振才
让生命继续发光
体操之花黄婉真
梅贤添爱心倾注在中国牌楼
社区通讯 :
台山女陈倩雯成功连任
陈劭毅领事荣调回国
美国台山总商会宣告成立
新宁杂志读者新春座谈会
纽约余风采堂新职员就职
协胜公会主席履新
安良工商总会120周年庆
纽约洪门致公堂新职员就职
龙冈亲义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至孝笃亲公所新职员就职
黄氏宗亲会新职员就职
伍胥山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梅氏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李氏总分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林西河堂新职员就职
遡源公所新职员就职
台中美东校友会新职员就职
美国林氏集团中国巡回演讲
第十三届纽约华裔小姐参选者拜谢赞助商
散文天地:
唐人街的女乡亲
作家访纽约 文人相见欢
那清澈的眼睛
母亲,送你一朵康乃馨
赵氏双雄/观球赛感言
我们的驾照笔试
我眼中的中国/毕业答谢词
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壆基山那金色的晚霞
乡间小路/远去的少年梦
纤云弄巧 文思奇趣
耀眼的乒坛流星——朱文彬先生
李氏先辈 厥功至伟
城市之父陈启铭
历史掌故:
台山历史之探源
浮石军民奋勇抗日杀敌
忆谈马冈村/恩师李嘉人
故事连载: 金山路(四)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唐韵悠扬
深秋断想/南海拾贝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欣赏
摄影天地 谈影论艺
林氏集团投资移民:
申请EB-5投资移民的条件和流程
纽约星岛日报有关EB-5投资移民报导
EB-5投资移民 十大典型案例
深度分析投资移民值得关注的三个问题
教育专辑:
浅谈中美法律差异之教育体系
美国大学入学及转学需知事项

城市之父陈启铭

陈孝培

陈启铭在会议中发表意见。
         陈启铭,籍贯广东台山斗山六村大美村第廿六世裔孙,祖父陈孔贞,父亲陈孟霖。其先祖父陈孔贞先生,是虔诚的基督徒,百多年前,在台山市冲蒌镇建起第一座教堂,向家乡兄弟亲朋宣传基督教。教堂可容纳数百人聚会,历尽沧桑,至今仍傲立于市中心,成为冲蒌的地标,历史的见证。在香港出生的陈启铭是家族中第三代信徒,年幼时在中华基督教会公理堂洗礼,是中华基督教会望觉堂教友。他生活在日本统治的黑暗日子,经历岁月磨难;但天资聪頴、勤奋好学的他在学校一直名列前茅,立志长大后为社会作出贡献。战后在香港工业学院建筑系毕业,随后赴英国,在工程公司实习,并继续进修,在数年间考取多种工程文凭,成为英国皇家专业会员。

回港后,在香港工务局工作,新鸿基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创办人郭得胜先生赏识他的才干,于一九七三年加入新鸿基工作,委以要职。他用毕生的精力,出谋划策,呕心沥血,为公司壮大发展立下功勋。新鸿基是香港上市公司,代号是(0016),公司在香港地产发展名列前茅,除了老板郭氏兄弟外,陈启铭是重要的功臣,他在公司是有“新城市之父”之称的执行董事。

七十年代,香港地产高速发展,到八十年代,通货膨涨加剧,楼价节节上升。泡沫一破,不少投资者从高企的利率上摔下来,头破血流,再加上新一浪银行危机,市场风声鹤唳,地产市道崩溃,环环相扣的建筑业、金融业、股票市场,互相影响,无一幸免。这时,香港前途问题被搬到议事桌上。政府开标竞投一幅位处沙田市中心的商业用地,在种种不明朗因素下,只有两家发展商参与竞投,最后新鸿基地产(新地)投得。全港震动,当时投资消费信心跌入谷底。谁料此际,新鸿基地产却在商场建设计划上大展拳脚,斥资三亿三千万,兴建一座一百万呎的大型区域性商场,人们都说新鸿基“疯了”。


沙田中心城市广场兴建中。

新鸿基地产以发展住宅为主,商场建设项目未有过,现在投资兴建一个面积一百万呎的大型商场,也是第一次。当时最大的商场只有太古城,面积也仅为三十多万呎,太古城上盖附有住宅,毗邻为鲗鱼涌,沿路再去是英皇道,可见的商业气氛和人流量都相对佳,投资信心会大一点,风险也少一点,环境比沙田这个新开发地段优胜得多,他说:“第一,沙田不是市区 ;第二,一百万呎的商场在那时候是个庞大的投资,并不容易管理。在市区尚可依靠人流,当时沙田没有多少人口,只有沙田中心、好运中心和火车站,火车站内只有少量商铺租出。沙田当时所谓的市中心,商业寥寥无几,等到什么时候才有足够的人流逛这个一百万呎的商场?经济前景不明朗,发展地段欠成熟,新地在中标后,对是否投资兴建,出现分歧。在董事会上,出现两种意见,一是“去马”,二是“勒马”。

“去马”一方认为,配合政府对沙田新市镇作出的规划,商场稳座中心位置,接连有火车站和巴士总站,整幅土地只作商场发展用途,不连带住宅是十分罕有,周边还包括大会堂和中央公园等文康设施,环境十分理想。“勒马”一方则认为投资和营运一个一百万呎的商场,风险太大,难以计算回报,搁置投资,可省回三亿元建筑费,以这笔资金趁低吸纳各区平价地皮,为公司累积土地储备。陈启铭说:“两者都有道理,但我认为「去马」好。我希望郭生(郭得胜)拍板赞成,我们要对沙田市民有交待、对香港前途有信心,不希望香港走下坡路。”

如果最大的地产商之一新鸿基地产也退下来,可以找谁来兴建?那时候信心这么脆弱,这么大的地盘,新鸿基地产也退下来,会十分震撼,不但没有人开盘兴建住宅,更莫说商场。但我觉得无论对市民的信心、对沙田市民的方便,我们有义务去做。新地董事会立定意向进行发展,主席郭得胜就将整项发展工作委派到陈启铭身上去。时至今日,陈启铭对于“新城市的故事”,犹如昨天,说来自然如流水,但仍带着紧张,不时还紧握拳头,敲响桌子说:“落标的人不是我,当我看了地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列明商场不能有地库、不能有停车场!”在美国、加拿大,只会看到停车场比商场大,从未见过一个商场没有停车场。老板说:“就让我想一想,向政府申请改契。”据知,早在新地中标前五、六年,政府就沙田新市镇的交通运输进行了一项研究,政府为减低市中心的车辆流量,并鼓励人们多用公共交通工具,尽量减少兴建停车场,路政署认为没有停车场,便会减低人们购车的意欲,同时亦能减少来自市区的私人车辆。这边厢投得土地,那边厢申请改契。政府会同意吗?外在环境不成熟,地契的明确规定,再加上交通运输研究报告,都教人落得气馁想放弃。当时的路政署(即现今的运输署)不但反对申请,而且态度强硬。地契上的条文彼此都很明白,但要令这个区域性地标发展成功,实在是需要多方面配套,没有停车场,吸引力会下降。郭得胜亲身约见时任新界政务司的钟逸杰商讨。一次、两次的会面,都想不出理由与方案;直到第三次会面,谈判出现转机。钟逸杰指沙田是个新市镇,假若商场的发展可以为沙田市民做点事,再一并提出设立地库停车场,这样子较顺理成章。最后,新地提出 在广场内添置滚轴溜冰场、保龄球场、桌球室等,让人们多一点康乐设施,陈启铭说:“钟逸杰​​对我们所提出的方案原则上表示支持,他说沙田是个新市镇,政府没有预留地方发展康乐设施,那时候沙田并没有这些。”钟逸杰是个好官,凡事不会一口说“不”,他总在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


当时的路政署认为,沙田正街一带是不能负荷因停车场带来的额外车辆数量。停车场问题仍在谈判桌上,商场工程却不可因此无了期搁下,结果商场工程先行,地库停车场的最后去向如何,谁也不知道,那时新地就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押下注码就是造价二千多万的地脚和幕墙。陈启铭说:“那时我们已动工,但却不能完成上盖后才做停车场,是十分困难的。后来,我们想出一个好办法,就是掘深一点,把地脚做深一点,如果地库最后获批,这幅临时幕墙就变成永久幕墙…… ”那时我们不只是兴建地库,因为做地脚也需要掘上十呎、八呎的深度,用一款贵价的、比较有份量的材料先建好幕墙,深度做多一些,政府不能说我们没权做深一点,或没权用该款石屎泥浆幕墙。署方怎样反对也好,陈启铭一而再、再而三的申请与游说,花了两年时间,换了三个交通运输专业顾问,直到上盖结构部份完工之际,停车场问题终于如愿获得圆满解决!不然,商场不但得个不能填补的缺漏,二千多万的幕墙也只能长埋地下。

新城市广场是全港人流量最高的商场之一,要归纳它的成功因素,今日话来轻松,但对于当时投资者而言,却是百般的沉重,就连陈启铭,回想起当日的心情也是战战兢兢的,可能正因如此,更令他一心一意要把商场搞好。在当时而言,沙田被视为新市镇的“示范单位”,如有外国高官到访参观新市镇,定必选择沙田。在穗禾苑上的狮子亭俯视沙田,会看到城门河规划井然,两旁兴建楼宇,中心有一个区域性商场、大会堂和中央公园,是个十分漂亮的构图,陈启铭认为政府在规划方面做得相当好。沙田新市镇的集中点,主要依赖私人投资的市中心区,新城市广场就成为沙田区最繁忙、最重要的运输交汇点,它将巴士、火车、汽车、单车及行人等交通路线都汇合起来,陈启铭认为广场的功能犹如“心脏”,陈启铭说:“新城市广场好像沙田的心脏,市镇的血管由此伸延开去,带动着新市镇脉膊,心脏未放入之前,血管像是断的。说得率直一点,如果当年公司决定放弃计划,沙田的历史就会改写,新鸿基地产的历史也同样会改写。”政府在各方面也很欣赏我们硬着头皮“去马”,认为我们协助稳住市场的信心 ,否则地产市道会更糟,沙田的发展亦会滞后。

一句“沙田历史会改写,新鸿基地产的历史也同样会改写!”只有陈启铭才说得这样理直气壮。一座城市的面貌往往因某个契机、某个决定、某个人物而全盘扭转,平时没有人能预先想到。陈启铭强调,座落市中心黄金地段的商场,上盖不设住宅是十分罕见的,假如在商场上盖兴建住宅,地价会因住宅楼面价值而大大提高,但当时政府的规划只作全商场发展,这是很难办到的事,等同是平卖土地。他指出:在新界,最后作决定的人是钟逸杰,我听闻他十分支持这个计划,兴建一个商场,上面不建住宅,只有在那个位置,才能以宏观的角度去处理问题。他认为假如当年新地放弃计划,将地皮交还政府,其后的发展会变成怎样虽不可预计,可能会比新地发展得更好,亦有可能没有停车场也会照样兴建,但唯一可断言的是,沙田的发展必定会拖慢。

可惜,天忌英才,陈启铭先生在2012年3月28日与世长辞,4月21日安葬于九龙基督教坟场自置墓地,享年80岁。公司为他制作特辑和印发陈启铭的专访《新城市之父陈启铭》。新鸿基的陈启铭是香港建筑界的名人,对香港建设和发展功不可没。他对香港的贡献与先祖陈谊禧的新宁铁路,都被台山人称颂。

陈启铭在英国深造期间,与中华基督教会望觉堂一同成长的教友陈月华,共结连理,婚后育有一子两女。孩子全部完成大学专科学业,儿子崇杰是香港资深金融律师,大女懿婷在香港大学拿到学位,是建筑师,二女懿蕴在英国深造,是会计师。儿女都继承父亲的遗志,成为社会的栋梁。陈启铭先生早在三十年前发现患有血液系统疾病,太太陈月华也发现身患癌症,夫妻俩都有生命危险,但他俩相濡以沫,鹣鲽情深,相互关心,携手向病魔作战到最后一刻。因他对建筑有刻苦的钻研加上神的赐赏,在金融风暴中更蒙新鸿基郭炳江老板慷慨协助,于2002年,将旺角弼街旧的​​望觉堂原址,改建成十四层高富丽堂皇的基督教大楼,推广圣经真理,引导世人从善,继承祖父孔贞对普世教会的心志。

陈启铭先生的一生,是自强不息的一生。他的爱心、公心,谱写了自己的人生进行曲。他是一位恩爱的好丈夫,慈祥的好父亲;他一生敬业乐业, 鞠躬尽粹,为建造香港作出了贡献。陈启铭的精神永垂不朽,他是台山六村后裔学习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