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Meter

第五期杂志目录

封面人物:
林氏集团第二代公司创办人林伟鸿
台山俊彦(人物专访):
林建中:伟大的中国梦
星岛日报美东版开荒牛-梅建南自述
诗缘结“三山”-记中华诗坛名家梅振才
让生命继续发光
体操之花黄婉真
梅贤添爱心倾注在中国牌楼
社区通讯 :
台山女陈倩雯成功连任
陈劭毅领事荣调回国
美国台山总商会宣告成立
新宁杂志读者新春座谈会
纽约余风采堂新职员就职
协胜公会主席履新
安良工商总会120周年庆
纽约洪门致公堂新职员就职
龙冈亲义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至孝笃亲公所新职员就职
黄氏宗亲会新职员就职
伍胥山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梅氏公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李氏总分所新职员就职
纽约林西河堂新职员就职
遡源公所新职员就职
台中美东校友会新职员就职
美国林氏集团中国巡回演讲
第十三届纽约华裔小姐参选者拜谢赞助商
散文天地:
唐人街的女乡亲
作家访纽约 文人相见欢
那清澈的眼睛
母亲,送你一朵康乃馨
赵氏双雄/观球赛感言
我们的驾照笔试
我眼中的中国/毕业答谢词
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壆基山那金色的晚霞
乡间小路/远去的少年梦
纤云弄巧 文思奇趣
耀眼的乒坛流星——朱文彬先生
李氏先辈 厥功至伟
城市之父陈启铭
历史掌故:
台山历史之探源
浮石军民奋勇抗日杀敌
忆谈马冈村/恩师李嘉人
故事连载: 金山路(四)
人生旋律: 晓华的天空/唐韵悠扬
深秋断想/南海拾贝
书画欣赏: 吕秀华书画欣赏
摄影天地 谈影论艺
林氏集团投资移民:
申请EB-5投资移民的条件和流程
纽约星岛日报有关EB-5投资移民报导
EB-5投资移民 十大典型案例
深度分析投资移民值得关注的三个问题
教育专辑:
浅谈中美法律差异之教育体系
美国大学入学及转学需知事项

金山路   移民故事连载(四)

本文作者现在纽约布碌仑区开设"春草堂",从事医务工作,闲余笔耕不缀。   廖达民
         人生有三大喜事: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廖毓林自从上次街头被打劫,遇上往日相识的伍树平后,几乎每晚下班后两人都一齐玩到深夜,甚至凌晨,当时旧金山的夜生活也很丰富,夜总会、酒吧、餐厅、赌馆,比比皆是,有些是通宵营业的。夜总会消费较高,有小姐陪饮酒、跳舞,甚至陪出街。酒吧则较为低一些,他们有时候到百老汇大道一间“加利福尼亚女孩”的脱衣舞酒吧消遣,里面大厅靠墙一边有一行酒吧高凳,中间有两张十几尺长的大舞台,舞台两端安装有固定上接天花板的钢管,是供脱衣舞娘作脱衣舞或钢管舞之用,表演女郎轮流上场,手脚并用,扶持夹抱钢管,或则倒立,或则分一字马,或则半空分身横跨,作出各种高难度的舞姿,也表现出人体美的艺术。

这间酒吧除周末外,平时都是免费入场,不过酒水的价钱比普通餐厅贵五至十倍,饮一杯橙汁汽水或啤酒起码一个“括打”(即25仙),靠近舞台欣赏小姐舞蹈的通常打赏一至两个“括打”的小费,有些老番熟客,几乎每晚到场,其中一位名叫“米高”的六十岁左右的意大利人也是常客,他每天一到,那些没有上台跳舞的小姐都走过来与他亲吻或坐在他的大腿之上,搂搂抱抱,他照例给每个小姐小费,轮到他喜欢的女孩上台跳舞,他特别移坐到舞台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孩把身上的衣服随着舞蹈的音乐节奏一件又一件的脱下,直至清光,米高还示意,叫小姐舞出各种性感姿势,踢腿摸胸,坐一字马,俯腰抬高臀部,并双腿有节奏地震动等。此时,只见米高从衣袋里拿出一支小小手电筒,一手摸着小姐的大腿,一手用电筒照着小姐的私隐之处,他旁边的朋友打趣地问:“米高,Howdeep?(多深)”然后又嘻哈大笑。余兴未尽,米高拿出一美元的大额小费,并叫小姐掉过身来,用乳房夹住这一元的钞票,米高又笑着说:“Good.”这小姐也微笑地说:“Thankyou!”。毓林正在旁边饮着啤酒,见一位金发女郎走过来,一身泳装,毫不害羞地微笑着坐到毓林的大腿上,毓林只想着家乡的妻子,对异性并不渴求,所以有坐怀不乱的定力,故礼貌地推开她,说声“Thankyou!”他和伍树平饮了一个多小时啤酒后,便回家休息了。

花旗生活真单调,长夜漫漫太寂寥。在美国日间做工都很忙很闷,故在晚上约三两知己,到酒吧饮啤酒,或到开通宵的小杂货店喝咖啡,轻松一下精神,消除一下疲劳,这也是当年老华侨的消遣。

毓林不知不觉在南北行茶庄干了两年,对店里的业务也熟悉了许多,而且也略懂一些日常客人订货的英文,故林老板就升他为市场部经理,每月人工加贰拾大元。当然,老板加人工,工人拼命干,大家开心。每天开门点货,搬货上车,下午行街推销,晚上结帐,忙得不亦乐乎。老板亦视之如亲信。一次,林老板带他到一间赌馆消遣,当时旧金山赌馆林立,各适其式,有牌九、番摊、麻雀、十三张各种赌局,赌馆大多数是以堂口或会馆属下所开,也有私人老板联络一两个黑道人物开办的,派人看场,一般大佬照收咖啡包,即老板分红的一份,当收保护费。这间赌馆是台山人开的,一进场,老板雄哥见到林老板,即吩咐伙计斟茶递烟,热情招待,“David哥,过来玩几手牌九,打两铺庄吧。”David说道:“雄哥,我本钱少,怎敢作大?”雄哥说:“大家兄弟,我会照应,况且赌局也不太大,每个孔(即每个位)最大限注一百元以下,随意玩吧。”David说:“OK,玩一下啦。”每张赌台都设有荷官洗牌,各赌客用赌馆代用筹码落注,最小伍元,最大壹佰,他们定下一个孔不能超过一佰,叠好牌后,叫了牌头(即顺序),摇了骰子,David第一庄摸三个牌是梅、板、斧,以为输光了,好在第四只牌是板凳,刚好一点双板,打个和庄,第二下庄一摸两个地牌,再摸一个人牌(即8点)、一个天牌,好牌“杠保地”,除了一个客拿至尊打和之外,赢通庄伍佰元,除抽水5%及给小费外,赢肆佰陆拾元,即对雄哥说:“赢了,下次再来。”雄哥说:“好”,这时David见隔桌扒番摊又几好玩,故又过去买几手番摊。番摊的赌注是由荷官摇一通几十粒番摊子,倒了一部分出来,“叮”一声盖上盅。赌注下在摊正上、所谓摊正,是块正方形的小铁板,按顺序四边分别定名一、二、三、四。每边的正中叫摊孔,买中者一赔三。两边相交处叫做角,买中者一赔一。孔和角的中间叫做粘,买中者一赔二。赌客下定赌注后开摊,由菏官揭开盅,把星面的摊子四粒四粒的扒,一扒一扒,扒到剩下一粒,摊叫开一。扒到剩下二粒,摊叫开二。David开始买两铺都赢了,以为今天手气好,第三下全押下手上陆佰元,买“3”号位,荷官一句“买定离手”,雄哥在旁微笑一下,只见荷官驾轻就熟,番摊棒飞快地扒,一扒一扒,他眼快已知是“3”,谁料棒头一飞,说时迟,那时快,他一声不响地用棒头挑走了一粒番摊子,正是上天无影,入地无声,那粒番摊子像玩杂技一样,飞落神台关公前的香灰案中,因香案内头盛满香灰,故无声响,结果数到末尾,只剩下2粒,本来买“3”应赢却变成输了,真输得冤枉。David不服输,又买一铺贰佰,又输了,说:“雄哥,我输光了,明天再来玩吧。”雄哥道:“David,如喜欢继续玩,借给你伍佰元赌,如何?”你要知道,借这间赌馆的赌债,一般一周内清还,无息可计,如过期则每周以本金5%计息,所以,不时有些赌仔欠下赌债,无法偿还,被逼“着草”,即走路,远走外埠。David说:“今天手气差,不玩了,多谢雄哥。”

后来毓林见到伍树平的假父亲黄国凡说,十赌九骗,就拿赌扑克牌13张来说,一副牌由我洗给你看,我可预先放好五张想要的牌在底,然后飞快地洗几下,我出底张你看,果然他可以拿一条5张牌的“同花顺”,然后用记认牌角指甲痕方法,又出一轮“出二张”,果然拿四只“A”,这就是通常叫做“出底张”或“出二张”的术法,经国凡叔一表演,毓林也就此后不敢涉足赌场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